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继女》继女的人生 015 擦肩而过 继女强受

《继女》继女的人生 015 擦肩而过 继女强受

发布时间:2020-03-25 20:03:4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对花弹琴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继女》是对花弹琴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柳越娘,柳安,书中主要讲述了: 求支持~~~哪怕是一张推荐票一个收藏也好,这些都是支持俺写下去的动力啊啊啊…… ===================================================

继女

推荐指数:10分

《继女》在线阅读

《继女》 免费试读


求支持~~~哪怕是一张推荐票一个收藏也好,这些都是支持俺写下去的动力啊啊啊……

==========================================================

成衣铺的掌柜经她这么一问,又觉得十分抱歉:“不是不是,姑娘别误会。只是刚才检查了这些衣裳,我倒觉得略有亏欠。不如姑娘在铺子里看看,挑几身当下能穿的,平平差价。”

“诶?”这老板人品不赖啊……柳安怔怔看了他许久,才终于确信这话的意思她没理解错。在小二的陪同下,她给自己,以及柳越娘跟大郎沫儿都挑了身布袄。这时候的棉花极贵,她没看到站在身后的小二脸上肌肉都抽搐了好几下。

把身上那身华丽丽的棉袄换下包好,新拿的布袄再包成一团,柳安就高高兴兴地揣着两个大包出门了。

“掌柜的……这,这姑娘不会骗人的吧?”小二忙不迭擦汗,那几身布袄虽说不贵,但在冬天里也能值几个钱。就由她这么拿走了,到底心疼。

掌柜的笑笑:“她若存心骗人,刚才岂会只挑几件粗布素袄。她挑了四个身量的布袄,这说明她家中至少有四个人。啧啧……还真是个小骗子……”

小二挠挠头,亲爱的掌柜,一会儿说人家不是骗人一会儿又说人家是小骗子。这样的反反复复他很不理解好不好?!

掌柜的心情颇好,握起一旁的紫砂茶壶嘬了一口:“多学学她的伶牙俐齿,于你有益。”便慢吞吞地进后堂去了。

“阿嚏阿嚏阿嚏……”柳安打了一连串喷嚏。出来的时候雪已经停了,不过寒风不减,她换了身棉袄反而觉得冷了。

好东西果然不一般,刚才穿二NaiNai做的棉袄就不会。所以一分钱一分货,若是好东西,哪会眼睁睁看她拿走。

尽管如此,柳安的心情还是一片晴好,连走路的两只脚都抬得特别高。不过怀里藏着救命钱,还拿着两个包袱大不方便,她就没打算在城里瞎逛,准备马上出城回家。走到靠近城门的时候,看到周边的人群都乱糟糟地起哄,十几名卫兵拿着璎枪大呼小叫地维护治安。

柳安怕人多手也多,就没敢往那边走。于是挑了人少的地方走到城门口,谁知大门紧闭,来时的两个卫兵也并没有换岗,见到她道:“小姐先在城里逛逛,眼下这里乱得很,小心刀枪无眼地误伤了你。”

“出了什么乱子?”柳安惊诧。来时还好好的,怎么偏等她要出城才起哄。

那两个卫兵面色忧愁,摇摇头道:“又出人命了。”

“啊?”柳安捂住嘴,接连两次听到有人死,她真不知道自己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专跟晦气沾边。

“小姐快离开吧,待会儿尸体就要从这儿过运去义庄,可吓人了!”卫兵大概是吓吓她,说得自己也脸色惨白惨白的。

“啊?”柳安抱紧包袱,点点头。正要听话离开,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前方一列板车“哗啦啦”地推往这边,这是刚从衙门过来的。可以看到那些板车上盖了一层稻草,稻草底下露出一截截衣袖裤管,躺的当然是死人。

她立刻拧头不看,贴着城墙站到一边。

人群闹得更加凶了:“这让咱们怎么活……眼下要出了这泰安城就是没命,那些草贼狗崽子们索性到城里来杀人得了!”

“是啊……我舅父来信还说要来看我……如今不知是否已在路上。呜呜呜……”

“……官老爷们出来说说话,那些贼人何时才能清理干净!”

“是啊是啊,好歹有些作为……”

“……”

板车的声音离柳安越来越近,群情也越来越激昂。柳安闭上眼睛差点以为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天在这时又起大风,盖在尸身上的稻草一阵嗦嗦嗦地翻动,露出了其中几具的脸面。

霎时间一切都静止了,那些原本吵得沸沸扬扬的人忽然之间就跟哑巴了似地。

柳安头皮发麻,挤出一只眼来看:“啊!”

露出尸身的板车刚好在她眼前。她后背脊梁骨顿时嗖嗖嗖地窜冷汗,脚下一软,低头看去,竟然踩到一只血淋淋的兔子。一种前所未有的恶心以及恐惧顿时从胸腔涌上来,“呕……哗~~~”一天没吃东西的她吐得天昏地暗,栽在了墙根下。

她不知道,此时人群都乱成了一锅粥,纷纷要过来看个究竟。

一支烛火淡淡地,照亮柳安半边脸庞。诊室里的人坐的坐,站的站,低低地议论着什么。

“……据说与柳寡妇走得近。柳寡妇知道不?以前林记米铺的大当家——他媳妇儿!林大当家死了,如今林记米铺是老二老三管事,好像闹得不可开交呢!”

“这事儿我知道,前一阵好像说柳寡妇养了个能说会道的女儿,把前去闹事的两个当家气得半死。我侄女儿嫁到郭家村,她亲眼见的。”

“……可怜的姑娘家,刚到咱们这儿就碰上了这恶心人的事……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了。”

“谁说不是。哎你说,城门口怎么会有只死兔子?”

“嘘……好像是叔连家的海三爷搁那儿的……”

此时听了这话,众人都开始缄默。有的放下鸡蛋就走了,有的则摇摇头又坐了一会儿才离开。直到半个时辰后,柳安的脑子才逐渐清醒。

胃里跟榨过汁似地,空空的,还泛疼。嘴里有股怪味道,酸不溜丢很是腻味。她干咳了几下,直起身子看四下:“你……”

“城外有几波流寇,这回死的是整一支商队。财物都被劫空了……”朱大夫见她醒了,递给她一盒药膏,“这个涂于太阳Xue,能让你清醒一点。”

柳安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忍不住别开脑袋又想吐,连忙捂住嘴,两个肩膀都打颤。

“这也不怪你,那些人的身子在雪地里冻了好几天,样子的确恐怖得很。”

“商队?”柳安意外,吞下喉咙里恶心的感觉。

朱大夫把药膏往她那边又递了递:“嗯,咱们这儿是去幽州的必经之路,在信都县其实有官道可以到达,只是需绕点子路。倒是咱们城外有段山路颇近,就有许多商队为了省时间,不惜冒险过去。流寇就是这样被引来的,多数是些他乡的亡命之徒,凶残得很。”

柳安觉得浑身都发凉,紧紧抱住被子把头也埋了进去。

哈,不知道坐镇林府的老太太有没有想到,她想借流寇之手除掉的杂种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她清楚地记得,蔡妈妈领她走的是哪条路,恐怕这路,就是老太太亲手为她铺的黄泉路吧?只是蔡妈妈被蒙在鼓里,如今成了她的替罪羊。

幸好她来的时候天气好,又是大白天,所以才免遭杀戮。这是注定的,注定的,注定她要为这身子争一口气。

“你怎么了?”朱大夫见她颤得厉害,像是愤怒。便有些担心,别是给吓飞了魂儿,这可不是他能力范围之内的事了。

柳安悄悄用被子抹掉眼泪,自然没有将看到蔡妈***事情说出来。都以为她是看到那些尸体又被死兔子给吓坏的,其实不是……她只是看到了蔡妈妈。惊恐地瞪着眼,那么僵硬地躺在那里,仿佛死前有许多不甘也有许多怨气。

“没什么……”她闷闷地道,从朱大夫手里取下药膏,挑了些涂在太阳Xue上。一圈一圈,冰凉的感觉一丝一丝渗入皮肤,让她的确觉得神清气爽。不过这脑子一清醒,晕倒之前的事情就统统涌了回来。她慌忙放下药膏,在身上摸了一通,顿时心凉了半截:“钱……我的钱……”

继女

作者:对花弹琴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火爆新书《继女》是对花弹琴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柳越娘,柳安,书中主要讲述了: 求支持~~~哪怕是一张推荐票一个收藏也好,这些都是支持俺写下去的动力啊啊啊……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