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皇后很倾城》皇后很 YD 皇后很倾城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19-09-03 12:40:43

《皇后很倾城》皇后很 YD 皇后很倾城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皇后很倾城》

来源:千马中文网作者:夜雨寒分类:古言主角:冷寒,布伊

《皇后很倾城》由网络作家夜雨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冷寒,布伊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荣皇贵妃扶着桌子,“你也怪母妃吗?”冷夜转身看着荣皇贵妃,“他是我弟弟,我亲弟弟,当年我也看在眼里,母妃,你对老九好点吧!”便转身...展开

《皇后很倾城》免费试读

荣皇贵妃扶着桌子,“你也怪母妃吗?”冷夜转身看着荣皇贵妃,“他是我弟弟,我亲弟弟,当年我也看在眼里,母妃,你对老九好点吧!”便转身离开。荣皇贵妃跌坐在软塌上,荣皇贵妃的贴身宫女芙蓉上前,“娘娘,休息吧!不是说明日给王爷做早膳吗?”荣皇贵妃看了一眼芙蓉,“嗯,睡吧!”冷寒脱下外衣躺下,楚山放好衣服,“主子休息吧!”冷寒闭着双眼,“你说,本王就这样原谅她吗?”楚山恭敬的站在一边,“主子,毕竟荣皇贵妃还是心中有您的,要不然也不会亲自下厨了。”冷寒翻身,“嗯,退下去吧!”天一亮,楚山为冷寒穿好戎装,刚准备带上头盔,门就被敲醒了,门外的芙蓉,“王爷,荣皇贵妃已经准备好早膳,请王爷用膳。”冷寒拿着头盔向门口走去,楚山将门打开,“奴婢见过王爷,王爷万安。”芙蓉行礼,冷寒将头盔递给芙蓉,“走吧!”芙蓉接过满面笑容的跟在冷寒的身后。冷寒走到侧殿,就见荣皇贵妃还在忙,冷寒上前行礼,“见过母妃,母妃吉祥!”荣皇贵妃放下手中的筷子,上前扶着冷寒,“来来来,赶快来吃饭。”来者冷寒来到饭桌前。冷寒坐下吃饭,荣皇贵妃一直给冷寒夹菜,“寒儿,今年过年母妃陪你去可好?”冷寒喝粥的手停顿了,放下碗,“不了,边境寒冷,母妃身体不好您就在宫里吧!”冷寒开始吃菜。荣皇贵妃坐在冷寒的对面,“快点吃吧!”早膳之后,冷寒穿戴好一切后,荣皇贵妃摸了摸冷寒脸颊,“一切小心。”冷寒点头转身离开,荣皇贵妃在身后痴痴的望着冷寒的背影出了神。“娘娘,你赶快梳洗,皇上还在大殿等着呢!”芙蓉在荣皇贵妃耳边叮嘱,荣皇贵妃点头转身进去。冷寒穿过御花园来到前殿,“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拖着虚弱的身体起身,“免礼,今日出兵边境守卫家园,等待你凯旋归来,朕定为你们加官进爵。”“万岁!万岁!万岁!”台下呼声惊天。冷寒已经在雁门关足足三个月,吐番大军挑衅多次,都被冷寒打败,不敢再烦。冷寒正在看着折子,楚山在一旁伺候着,这时一军人撩开帐篷上前。“参见王爷,王爷前方将领擒获敌人首领,正在带来的途中。”冷寒放下手中的折子,“重点!”军人连忙说道,“回王爷,那人在挣扎中发现,是名女子。”冷寒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女子?”冷寒话刚落,就见两名军人压着一名身穿男装的女子。“摩耶?”冷寒倒是有些惊讶,虽说在京城已经发觉那土番的王爷是个女子,却不觉竟然还是一个战将。“哈哈哈,王爷竟然还记得小王!”摩耶很是霸气。冷寒打量一番,“你叫什么?”摩耶冷笑道,“小王就叫摩耶,乃是土番的大公主那和摩耶。”冷寒走下去,“公主果然大气,本王派人送你回去。”摩耶惊讶的看着冷寒,“送小王回去?”冷寒向帐外走去,“楚山派人送公主回去。”就走了出去。冷寒坐在自己帐篷里,手里拿的是一个跟在王府书房画相同女子的头像玉佩。“莺儿,怎会有与你如此相同的女子,是你安排的嘛?”冷寒摸着玉佩久久出了神。冷寒刚用完早膳,楚山走了进来,“王爷,摩耶公主来了,说是来谢谢王爷。”“去看看!”冷寒带着楚山走了出去,来到大帐。冷寒走进去却发现是两个人,“公主,才几日怎么又回来了。”摩耶与同一起的女子一同转身,冷寒心中一惊,“莺儿!”“王爷!”楚山在一旁叫道。此女子果真与画像的女子一模一样,“那和布伊见过王爷。”虽说没有摩耶的好爽,却让人舒服顺心,“公主不必多礼。”冷寒走上主位,“赐坐。”摩耶拉着布伊坐下,“这是我的亲妹妹布伊,特地带来给王爷看看。”冷寒波动着茶水,“看什么?”摩耶大笑,“父王说了,打了那么久了,要不我们言和,说让我们姐们俩其中一个去和亲。”“那不是挺好的。”冷寒放下茶盅。摩耶站起身,“可是我不愿意,我也不会让我妹妹去的。”冷寒眼睛不离开的看着布伊,“公主果然与众不同。”布伊低头躲开冷寒的眼神,“姐姐为人豪爽,不过布伊觉得关乎两个国家的来往,战与不战只不过是你情我愿之事。战王爷,我们打了也有好几年了,这次由于姐姐进贡之时,与宫中人大打出手,也不能全责怪与吾姐,王爷您说呢!”冷寒挑眉收了眼睛,“公主好说,本王常年坚守边境,本王会开启汇市,货币来往如何?”摩耶带着布伊起身,“那就多谢王爷了!”冷寒低头开始看折子,“那就送两位公主回去。”楚山送人回来,“主子!”冷寒放下手中的笔,“如果是莺儿,莺儿肯定会淡然一笑,然后领着她的军队跟我一决生死,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不会多言相对于我。”楚山在一旁为冷寒研磨,“莺儿小姐,没有摩耶公主的豪爽,没有布伊能言善辩,有的是对王爷的一片真心。”冷寒写了两个字,“可是我保不住她,保不住她!”挥手打掉书桌上的所有东西。楚山拦住冷寒,“主子!”冷寒紧紧握住拳头,“打听打听那和布伊的所有消息。”“是!主子!”楚山接到冷寒的消息便退了下去。冷寒跌坐在椅子上,“莺儿,是你来找我了嘛?为什么她的身上有你那么多的影子?”边境下起了偏偏大雪,冷寒一身戎装,坐在营帐中,再过几日,便是冷寒二十三的寿辰。冷寒独自一人来到雁门关外的梅花林,那一年,一个身着红色舞服的女子,赤着脚在雪地里跳舞。“你是谁?”“你又是谁竟然偷看我跳舞!”“本王先问你的!”“本王?呵呵哈哈……原来是大名鼎鼎战王爷!”“你认识本王!”“那是当然,你可知道我是谁?”“你?”“哈哈哈……”红衣女子不等冷寒任何话,便笑着继续跳舞,冷寒就站在一旁观赏。就这样,每天同一个时辰,冷寒就现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那红衣女子。终于在下个大雪中,冷寒比红衣女子早到许多,口中吹着笛子,曲子痛苦延长。红衣女子蹲在冷寒的面前,“你怎么了?”冷寒没有言语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吹同一首曲子。终于,冷寒停止了曲子,而红衣女子早已经泪流满面的靠在冷寒的腿上睡着了。冷寒看她出了神,伸手摸了摸红衣女子的红红脸颊,这才发现红衣女子原来是发烧了,冷寒连忙带着红衣女子回了营帐,在他细心照顾之下,红衣女子终于醒来,他们相知相识相容以莫,原来她叫红莺。好景不常,突然女真大举进攻,发现领军的却是女子,竟然是红莺。冷寒看见了她,不战而归,独自一人在梅园吹笛子。“我叫钮祜禄红莺,是女真的公主。”红莺站在冷寒的身后。冷寒放下笛子转身抱住红莺,“我们不要开战,不要!”红莺紧紧拥着冷寒,“好,我去要求和亲!”就这样,红莺回去要求和亲,却遭受反对,女真族的王上野心勃勃,绝不赞同,逼的红莺逃离女真,来到冷寒的身边。没有几日安生日子可过,女真大举进攻,冷寒因为红莺的缘故,次次礼让,平手而归。“是因为我嘛?”红莺靠在冷寒的怀里。冷寒拥着红莺,“不!你好好的,我过些时日就带你回京,给你个名分。”红莺靠在冷寒的怀中,“我怕你为难。”冷寒只笑不语拥着红莺。宫里传来消息,如果要娶红莺为正宫王妃,必须收了女真,冷寒无奈带兵攻打女真,红莺心中挂念母亲,却回去之后再没有回来。几日后得到消息,女真王上不听劝解,赐死了红莺,痛苦的冷寒带兵夷平了女真,夷平了又如何,心爱之人不在了,都不在了。“主子,小心风大!”楚山为冷寒披上斗篷。“今儿初八了!”冷寒拿着寒梅,“她走了四年了。”楚山站在冷寒的身后,“夫人去了四年了。”冷寒转身离开,“回去吧!”迎着淡淡的雪花回到大营,这才发现大营停了好几辆马车。将领见冷寒回来连忙上前,“王爷,荣皇贵妃来了。”生辰早已经过了几日,现在来有何用?冷寒还没有走几步就听见将领说道,“荣皇贵妃在旅途中得了风寒,至今未愈。”冷寒眉头微蹙,“人呢!”“王爷请跟我来!”将领带着冷寒走向营帐。冷寒刚走进大帐,就见荣皇贵妃面色苍白的躺在塌上。冷寒坐在一边,为荣皇贵妃把脉,“怎么拖这么久。”芙蓉连忙说道,“娘娘就是不愿意停下马车休养,说一定要在王爷生辰之前到,奴婢怕伤了娘娘就慢慢的行走,还是错了王爷的生辰,王爷赎罪!”“王爷不好了!”有人冲了进来。“放肆!”冷寒怒斥来人。军人直接跪下,“京中来报,皇上驾崩了。”冷寒眉头深蹙,“下去吧!”休养几日,荣皇贵妃虽然好了些,却因为皇上驾崩,十分的伤身。“新皇登基了嘛?”荣皇贵妃扶额问道。芙蓉将药递给了荣皇贵妃,“是的,娘娘,等你身子好些,王爷就带娘娘回京城。”荣皇贵妃喝完药,“你可有替本宫给王妃上柱香。”芙蓉接过空碗,“我们到了的那日,刚好是王妃的忌日,服侍完娘娘,奴婢就带人去上香了。”“那就好,那就好。”荣皇贵妃放心的闭上双眼,“寒儿最心疼王妃了。”芙蓉为荣皇贵妃捏好被角,“娘娘好生休息。”冷寒坐在床边,看着手中的木人,楚山端着茶水递给冷寒,“王爷,一切准备好了,我们何时启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