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耕耘记》耕耘记全文免费 父子文 耕耘记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1-01-24 15:03:17

《耕耘记》耕耘记全文免费 父子文 耕耘记女王受 连载中

《耕耘记》

来源:作者:游椋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兰花儿,边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耕耘记》的小说,是作者游椋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兰花儿想了好多回,最后还是没敢跟改花讲,说她到后...展开

《耕耘记》免费试读

兰花儿想了好多回,最后还是没敢跟改花讲,说她到后山去的事。

她一个小女娃子,以往胆小得跟小老鼠一样,就算说是被饿着逼得不行,跑到后山去那也有点太夸张了。现在改花在家里边,她并不饿着,也不需要往后山跑。

要是以后有需要了,她就偷偷地去。

改花整好了门前的地以后,没两日就到了过年的时候。

这是兰花儿穿越过来以后过的第一个年。仓促得很,让她有种还没调整好心思的感觉。

按照规矩,过年的时候是要向祖宗敬酒敬肉的。

家里边没有酒,兰花儿用菘菜跟莱菔蒸了那片薄薄的肥肉,恭恭敬敬地放在祖宗面前。改花领着她跟狗蛋,跪着磕了三个头。

狗蛋眼巴巴地看着摆上边的肉,抽着鼻子流口水。

改花笑着说他:

“小馋鬼。”

自己也忍不住抽鼻子。

狗蛋知道大哥在耻笑自己,便将脸埋进了大哥的衣服里。

兰花儿在旁边看着这两哥弟,总觉得心肝儿都疼了,却又真真地觉得不真切。

穿越以前,她没有哥弟姐妹。十几天以前,她还坐在自己家里边想着到底是该叫肯德基的外卖还是叫必胜客的外卖,现在她却必须担心着在二月末播种了萝卜种以后,到五月收获以前,她该怎样节省才能保证不将自己饿死。

想得正出神,却觉得脸上被人碰了碰。

她猛地回过神来,就看到改花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花怎么哭了……怎么……想阿爷阿母了么?”

想阿爷阿母了……

她哽咽着点了点头。

怎么能不想呢,这辈子是再也见不到了,养育她到那个年纪的爸妈。她是回不去了。

改花却误会了她的意思,伸手将她和狗蛋都抱到了怀里。

“小妹不哭。大哥打后不会让你跟狗蛋再饿着的。”

小小的男子汉郑重地发誓。

兰花儿差点被他这严肃的话给逗笑了。

她都多大的人了,到头来却被这么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孩子说保护。要是被以前的朋友知道了,肯定得耻笑她。

既然回不去了,那就拼命活下去吧。

兰花儿在祖宗面前拜了拜。

从今儿起,赵家兰花要带着大哥跟弟弟一块儿活下去。

狗蛋早就对那小片肥肉眼馋不已。

不过三人坐下来以后,他却只是眼巴巴地看着。

改花一脸郑重地给狗蛋碗里边分了点儿肉,又给兰花儿分了,最后才夹了一点到自己的碗里。

兰花儿在心里边“哦”了一声。

觉得这一家孩子的教养很不错呀,至少谦和有礼的。

吃过了饭,兰花儿急急忙忙地将碗筷给洗了,然后乖乖地坐在改花身边,跟着守岁。

兰花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缠着改花又讲了更多外边的事情。甚至变着法子打听了外边的粮价。

她就问:

“哥……包子……怎么卖?”

改花自然是以为这个小妹馋包子了,脸上闪过了点儿羞愧,说道:

“外头的包子要一文钱一个,肉的要两文。花你要是想吃……”

兰花儿赶紧摇头:

“我、我不馋。”

她是真不馋,狗蛋却在旁边听得口水滴答的。

改花回家的这几天里边,因为兰花儿说“大哥是干力气活的,得吃饱”,所以家里边伙食都比平常要好上几分。又有菘菜、莱菔和肥肉,狗蛋儿吃得小肚子圆滚滚,人也显得活泼了些。

尽管那些所谓的糙米,其实不过是些旧年的粟谷混了稻壳。

“包、包子……”

狗蛋吸着手指头断断续续地讲。

改花就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

“方才吃完饭,这就开始馋包子了?”

不等狗蛋搭话,改花又轻轻叹了口气:

“也是,狗蛋都没吃过包子。”

兰花儿就愣了。

她自然隐约在村里边听到了改花家里边的事情。

虽然那些人讲得也都含含糊糊的,但兰花儿是什么人,什么小说她没看过的,自然能根据那些小片段一样的话脑补出很多来。

据说是狗蛋刚出生不足周岁,改花家的顶梁柱就病了。一直拖了好久,田地都卖光了,结果还是去了。狗蛋他娘因着连带照料孩子和伺候相公,久劳成疾,没多久也跟着撒手。最后就留下这么三个小娃娃,对着一间破烂的房子。

真是可怜见的。

兰花儿在心里想。

她便将自己今年的目标给定下来了——狗蛋要吃包子,那她就给狗蛋做包子。

回头一想她又觉得好笑。

以前过年的时候都会许愿和立目标,她从来都祈求的是家里头大家身体健康,事业顺利,桃花朵朵。结果现在倒好,一个穿越,目标瞬间降低了好几个档次。

一个包子。菩萨听着都要笑出来了吧。

她看着自己瘦巴巴的小手,又忍不住叹气。

一步一步地慢慢来吧。

只要不饿死,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小孩子熬不住瞌睡。

兰花儿的里子虽然是个好三十的成年人,这副身骨子却并不。守岁到了半路,她就已经迷迷糊糊的了。

等外头响起来的冲天爆竹声讲她闹醒了,她才抬头迷迷糊糊地看了改花一眼。

改花朝她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大声地讲:

“花儿,过年啦!”

兰花儿眼皮沉得生疼,又有点无法理解改花的激动,便嗯嗯唔唔地答应了一声。

其实外边炮声响得要命,震得人耳朵根本听不清声音。

她扭头看了看靠在改花身上的狗蛋,就发现狗蛋已经完全睡过去了,一边睡还一边吧唧着小嘴,一副在梦里边回味那刀肥肉的架势。

改花套了个小红纸包放她手上,又喊了一句什么。

她根本就听不清。

改花看着她迷糊的表情,才又弯着腰在她耳边喊:

“压枕钱,记着要压到被窝里边去!”

兰花儿点头。

压枕么,这规矩她是知道的,以前她爹娘也会给她。本来应该是压到枕头底下去的吧。也有年年有余岁岁平安的意思。可他们家里连稻草枕都没有,而且她跟狗蛋睡的就是一个被窝,就只能放一个压被窝里边了。

改花看她点头,这才高兴地笑了笑,抱起狗蛋又牵着她往房间里边去了。

【谢谢支持着的亲们!继续打滚儿求点击推荐收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