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在重生的日子里》重生为良妾的日子txt kuso 在重生的日子里总受

更新时间:2021-01-15 00:03:52

《在重生的日子里》重生为良妾的日子txt kuso 在重生的日子里总受 连载中

《在重生的日子里》

来源:作者:茱竺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苏夫人,苏老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茱竺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在重生的日子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苏夫人,苏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锦姐儿只觉得自己心中的烈火熊熊烧起,真是忍无可忍...展开

《在重生的日子里》免费试读

锦姐儿只觉得自己心中的烈火熊熊烧起,真是忍无可忍,她伸手用力拧住宽哥儿的耳朵,“这么小年纪就是个小色狼,姐姐今天替天教训你。”然后气呼呼地用帕子把脸蛋擦了又擦,直到擦得生痛生痛,再把帕子扔给四喜,“拿出去烧了。”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锦姐儿回头看见宽哥儿用手捂住耳朵,一脸委屈的样子,忍不住继续发威,“一幅小媳妇样子,给谁看呢。去去去,走远点,以后离我两步外,走近一次我就打你一次。”宽哥儿,小嘴微张,眼睛里面似乎噙了泪花。锦姐儿哼了一声,马上动身换了个位置,还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谁也不许提刚才的事情,谁提就不再跟谁说话了。”

众人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四喜赶紧拿着帕子消失。玉姐儿心痛地过来捧着锦姐儿擦红的脸蛋看了又看。颖姐儿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赶紧把宽哥儿拘在自己身边。

敏姐儿可能是身世问题,深知这种问题必须回避,赶紧转移话题,“今天大家都穿得这么漂亮,外面的花又这么好,不如你们坐在这里

,以窗外的花为背景,我来给大家画画,可好?”

诸位小姐听了,都很感兴趣,筱姐儿还自告奋勇,她也帮忙画。玥姐儿则求着敏姐儿给她单独画一张。“我画一张画着我站在花树底下的。”一时间,大家都讨论起画画来。

早有婆子搬了一张长长的大案桌在厅堂中,丫鬟们铺好宣纸,磨好墨,准备要各种颜料。敏姐儿和筱姐儿就站在一起商量画画的事情。

她们打算先给大炕上的众人画一张,敏姐儿的画像由筱姐儿画,筱姐儿的由敏姐儿画,这样每个人都出现在画中了。等下午阳光更好的时候,到室外给玥姐儿画一张单独的画。

敏姐儿和筱姐儿忙着画画的时候,其他人就开始玩击鼓传花了。指了一个小丫鬟蒙着眼睛打鼓,大家抽签决定谁开始传绢花,当鼓声停止时候花落到某个人的手上,这个人就得按照第一个传绢花的要求,表演一个节目。锦姐儿躲到了清姐儿和玉姐儿身边。宽哥儿已经被游戏吸引了注意力,他坐在颖姐儿和玥姐儿中间。庆哥儿坐在了玉姐儿和颖姐儿中间。一共八个人。

鼓声响起,绢花就在众人手中迅速地被丢来丢去,弄得锦姐儿很紧张,偏偏又不能发出声音。当小丫头的鼓声结束的那一瞬间,锦花刚好被锦姐儿丢给了清姐儿。锦姐儿长长呼出一口气。其他人则撑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憋了一段鼓声,终于可以出声,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应该让清姐儿表演什么。

这次第一个传绢花的是玉姐儿。玉姐儿极和气地说,“要么你喝一杯酒,要么你随意表演一个节目。”

清姐儿想了一下,“我弹首曲子吧。”

丫鬟们早就准备了瑶琴,清姐儿下炕坐到瑶琴边,弹了一曲“山居”,锦姐儿才刚刚开始学习琴,还没有闹明白各种指法,她只是觉得

琴音很好听,比在现代听的古筝,还要悠远清净。

一曲终,大家都鼓掌称好。清姐儿脸红扑扑的,毕竟很少在公开场合表演自己的琴技,还是很紧张的。锦姐儿扑到清姐儿手边,眨巴眨巴着眼睛,问清姐儿,这是什么曲子?谁写的曲子?等等。大家都笑话她,“好个呱噪的孩子。”吵闹了一番重新开始击鼓传花。

筱姐儿和敏姐儿那边已经把整个背景勾勒了出来。现在正在勾勒人物。

第二轮击鼓传花的时候,绢花落到了宽哥儿的手上。宽哥儿瞧瞧自己手中的绢花,再抬头瞧瞧大家,竟然把绢花扔到了锦姐儿身上。锦姐儿拿起那朵花,对这一轮第一个传花的清姐儿说,“清姐姐,你让宽表哥扮小狗叫吧,人家还没有听过小狗在大炕上叫呢。”玥姐儿和佳姐儿忍不住咯咯笑起来,还一副添乱的样子,大声支持锦姐儿的提议有创意。

清姐儿很为难,锦姐儿的小爪子正搭在自己胳膊上,充满期盼的眼睛牢牢盯着自己;宽哥儿在对面又是跳脚又是嚷嚷地反对。还是玉姐儿本着主人的身份帮忙解围了。

玉姐儿笑盈盈地问宽哥儿,“宽弟,你都会表演些什么呢?”

宽哥儿瞪大了眼睛,拧着手说,“我刚开始学吹笛子。我还会做纸鸢。”声音越说越低,众人听了,那等于啥都不会。

锦姐儿假装叹息说,“宽哥哥看来啥都不会,不如就学小狗叫好了。简单易学。”

宽哥儿不依。玉姐儿赶紧岔开,“那你就吹笛子啊,吹得不好没有关系,都是自家人。”她转头吩咐丫鬟去拿一支最短最小的笛子过来。

宽哥儿虽然觉得自己吹笛子还不算成音,但又实在怕锦姐儿揪着他学狗叫,赶紧答应了。

等他吹笛子的时候,大家都有捂住耳朵的冲动,实在是忽高忽低不成调呀。吹了一会,玉姐儿赶紧拍了拍手掌,“宽哥儿还这么小,就能把笛子吹出声音,真是了不起,我至今还吹不出笛子的声音呢。”

本来很沮丧的宽哥儿,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先生也是这么说的。”说完,胆怯地看一眼锦姐儿,生怕锦姐儿笑话他。

锦姐儿本来还真像好好奚落他一顿的。但是担心做得太过,反而让大家传出两人不和的消息,再说出刚才那个事情,她就惨了。说不定会被娘亲打包定娃娃亲呢。所以她忍了下来,不再言语。

敏姐儿和筱姐儿在那边,把清姐儿弹琴的情景画下来,再把宽哥儿吹笛子的模样画了下来。

第三轮,佳姐儿被抓了,她选择了自饮一杯。第四轮庆哥儿被抓了,他也自饮了一杯。第五轮颖姐儿被抓了,她写了一首诗。接着锦姐不能幸免地被抓了,恰好是宽哥儿提的要求,锦姐儿二话没说,自饮了一杯。可能是喝得太急,呛到了。玉姐儿赶紧给她擦嘴巴。宽哥儿撅着嘴巴,不说话了。

在玩上几轮,敏姐儿那边的人物、景物都大致画好了,筱姐儿上了大炕,让敏姐儿画她,大家开始笑着指挥她怎么摆姿势。然后筱姐儿去替了敏姐儿。大家玩得只差没有笑得滚在一起。

等画画好的时候,锦姐儿趴在案桌上看,敏姐儿和筱姐儿画画风格水平都比较相似,虽然下笔还有很稚嫩,但是还是画得挺传神的。画中,宽哥儿鼓着嘴吹笛子,清姐儿在炕旁边弹琴,颖姐儿一脸笑意看着宽哥儿,玥姐儿和佳姐儿在说悄悄话,庆哥儿在喝茶,玉姐儿在帮锦姐儿擦嘴巴。锦姐儿拿着绢花。敏姐儿坐在炕边,伸手去拿锦姐儿手中的绢花。筱姐儿,看着窗外的风景。窗外的花朵深深浅浅的红,大片大片的色彩,好看极了。

锦姐儿鉴定完毕,霸占着这幅画,一定要敏姐儿和筱姐儿答应把这画送给她,才肯罢休。

中午的时候,苏夫人亲自过来指挥丫鬟婆子准备烧烤的东西,筱姐儿笑着把宽哥儿非礼锦姐儿的事当玩笑说给苏夫人听。苏夫人倒也没有多想,毕竟两个人都还是小毛孩。

锦姐儿化悲愤为力量吭哧吭哧爬到凳子上,要亲自烤肉吃。苏夫人担心她被烫到,颖姐儿也过来亲自烤肉,并保证会看好锦姐儿。

苏夫人匆匆吃了一口锦姐儿亲自烤好的肉,便回正屋了。锦姐儿将剩下的烤肉给了姐姐们吃,接着又烤。宽哥儿和庆哥儿看见了,觉得有趣,也争着要亲自烤肉吃。玉姐儿为了照顾这两个哥儿,也加入了烤肉的队伍。

筱姐儿吃了烤肉,诗兴大发,在炕上掉书袋子。敏姐儿忙着拿纸笔记录众人做的诗歌。玥姐儿和佳姐儿一边吃烤肉一边对窗外的花海指指点点。

就着甜酒吃烤肉,大家都吃得很是尽兴。玉姐儿担心大家喝醉了,就吩咐把甜酒撤了,上了浓浓的花茶。又让每个人都喝了点解酒汤。

吃足喝饱后,玥姐儿和佳姐儿迫不及待跑出去赏花,敏姐儿吩咐婆子把作画的案桌搬到游廊,亲自给玥姐儿画画。

锦姐儿把之前那副众美图占为己有,让四喜收好。就拉着玉姐儿和颖姐儿她们也去赏花了。

虽然空气还是很冷冽,但是暖暖的太阳晒着,大家一点都不觉得冷,嘻嘻哈哈地挑选哪朵花最漂亮,然后折了让丫鬟送去给苏夫人和苏老夫人屋里插着观赏。

等敏姐儿画好画后,大家又出了栽霞院到花园中玩耍。直逛到申时才回屋重新梳妆打扮,到苏夫人屋里和苏老夫人屋里告辞。玉姐儿她们亲自将颖姐儿等送到垂花门。在垂花门那里,颖姐儿对敏姐儿说,“以后要是有假,回来苏府这里,一定要通知我们。”锦姐儿想着,颖姐儿已经14岁了,再过两年肯定出嫁了,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与敏姐儿见面了。不过如果颖姐儿嫁的人家是京城里面的名门,以后应该还有机会的。

送走了客人,苏夫人也免了她们晚上的请安,让她们回屋好好休息休息。

同期不断与朋友聚会,相约一起玩的还有瑾哥儿和瑜哥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