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月倾》月倾欢 反攻 月倾反攻

更新时间:2021-01-14 00:05:30

《月倾》月倾欢 反攻 月倾反攻 连载中

《月倾》

来源:作者:池千水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夏亦瑶,初文学

完结小说《月倾》是池千水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亦瑶,初文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两年前,夏亦瑶的父母因公务出差去美国,飞机却在中...展开

《月倾》免费试读

两年前,夏亦瑶的父母因公务出差去美国,飞机却在中途失事,一夜之间,她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尔后被唯一的亲戚大伯收养,而这个大伯对夏亦瑶并不喜爱,收留她也只是为了一并收纳她父母留下的遗产。

昨日,她辛辛苦苦画出的画稿被小她三岁的堂弟撕成了碎片,结果还被大伯无理的唾骂她制造垃圾,无法再忍受这种压力的她独自跑到郊外的山上发泄积怨许久的怨气,孰料却不慎滚下了山坡,掉进了山洞里,怪自己手贱去碰了山洞里的月光宝盒,竟把自己卷进了这个逻辑混乱的异界。

手臂上的伤口敷上药水后的刺痛令夏亦瑶收回了思绪,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强忍着将它们逼了回去,祸是她自己闯下的,结果也只能由她自己承担,怨天尤人不是她的作风,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眼泪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夏亦瑶垂首沉思,今晚虽然没有成功,但月光宝盒总归是发挥了一点点魔力,那么就等到八月十五,正值月亮最圆最大的时候再试试看,掐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过了午夜,那就是二十二号,还有二十四天,那么她就再撑这半个多月,或许半个多月后她就能回去了,反正在那之前她是不打算走出树洞了,这里太危险了,搞不好一不留神她就尸骨无存了……

“咕噜……”

夏亦瑶微微蹙眉,肚子依旧不停的咕咕叫,从昨天穿越到这里后,她就没有吃过东西,还一直玩命的奔跑,在山洞里听到响动给吓跑,从山洞里出来被雷兽追,方才又被人狼袭击,她身上的能量早就消耗光了!肚子不饿才怪!

可今天晚上回来后,那怪人只让她收拾厨房,却没给她吃的!这简直就是惨绝人寰的摧残!肚子再次提出了抗议,夏亦瑶拍打着自己瘪瘪的肚皮,大口的喝了几口空气,君子不饮盗泉之水,女子不受嗟来之食!就算是饿了,也不能对那个怪人低头要东西吃!

思定,夏亦瑶站起身,小心翼翼的尽量不碰到伤疤,换下了身上惨不忍睹的衣服,将男子丢给她的那件类似于地球人所穿的衬衫套在了身上,那男子身材高大,夏亦瑶体型又略微娇小,他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足以当做连衣裙一直遮住膝盖处,夏亦瑶微微颚首,那怪人就惟独这件事做的还让她勉强觉得满意了。

可脸上的笑容还未舒展开,夏亦瑶又开始犯起了难,话说,她床上躺着一头巨型的毛毛虫,她要怎么睡觉?

夏亦瑶坐在角落,瞪大水眸,可怜吧唧的望着床上那一动不动的生命体,半晌,她幽幽道,“那,那啥,你叫软尼兽是吧?那个,我们能不能商量下,你下来让我上去睡会?”夏亦瑶完全清楚自己此时和眼前的这个生长得完全走形的毛毛虫打商量是件多么愚蠢的事,可这个世界里本来就没有什么逻辑可言,既然那怪人说这软尼兽很温顺,那她和它打商量应该还是有可行之处的吧。

夏亦瑶说完便紧紧地盯着软尼兽的动作,半晌,它依旧安然的趴在床头纹丝不动,夏亦瑶无奈的叹了口气,颓废的坐在了地面上一筹莫展,孰料,那软尼兽竟轻轻动弹了起来。

夏亦瑶一惊,杏眼登时放大,当她正视着微微动作着的软尼兽的时候,心底某一处竟然似有一种温暖的气息流动,软尼兽似在用地球上的所谓的某种心电波在与她交谈,夏亦瑶虽无法正确的辨别软尼兽在说什么,但她能够确定它所表达的意思,就是让她睡上chuang,头部枕在它身上。

夏亦瑶畏畏缩缩的站起身,向床的位置慢慢移动,怯怯的站在软尼兽的身旁,久久不敢躺下,枕在软尼兽身上对于她来说,的确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夏亦瑶足足在床边站了有十几分钟,不断的和思想做斗争,最终身体上的倦意战胜了理性,她慢慢的坐在床上,感觉到身体躺下去时僵硬的声音,咬了咬牙,不去胡思乱想,枕在了软尼兽的身上。

夏亦瑶原以为躺在这巨型毛毛虫身上浑身都会毛发,竟没有想到,当头部碰触到这个软绵绵的大家伙时,手臂上的刺痛顿时得以缓解,夏亦瑶虽有些惊讶,但浑身的疲惫令她并未过多的在意,枕在软尼兽的身上,原本浑身紧绷的神经缓解许多,肚子仿佛也没有方才那么饿了,一会儿的时间,夏亦瑶便沉沉进入了梦乡。

自从父母去世后的这两年来,她从未有今天这般睡的安详舒坦,没有噩梦,没有痛楚,一觉睡到大天亮。

翌日清晨,夏亦瑶被雷兽很不礼貌的踹醒,揉着腥松的睡眼,懒洋洋的坐起身……

“啊……”

一声高分贝的惊喊声响彻整个树洞,夏亦瑶瞬间清醒,快速缩到墙角,一脸惊恐的望着雷兽。

显然,大清早的刚起床,意识还未完全苏醒,睁开眼睛便看到雷兽这种长相畸形的怪物,夏亦瑶做出的反应是身为一个正常人都会做的。

雷兽也被夏亦瑶的举动吓了一跳,半晌反应过来后面色不悦,有些龇牙咧嘴,此时已经回过神的夏亦瑶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我做噩梦了。”虽不怎么情愿,但雷兽怎么说昨夜也救了自己一命,怪只怪它面目可憎,叫她不想害怕都难。

雷兽不屑的瞥了她一眼,转身踩着两只扁平足出了夏亦瑶的房间,望着雷兽一扭三晃的出去,夏亦瑶撇唇,真没礼貌,也不知道它是公是母,母的还好,要是公的那她岂不是被占便宜了?

夏亦瑶伸了个懒腰,昨日的疲乏已经荡然无存,突然发现,胳膊上的伤口也已经结疤,没有一丝疼痛感了,她惊讶的侧目望向身后的软尼兽,不禁对它另眼看待,没想到它还有这般神奇的功效。

起身出了房间,男子和雷兽正在客厅享用早餐,夏亦瑶此时并不好奇早餐是从哪里来的,比起好奇,她更在乎自己肚子抗议的声音……

男子闻声颚首看向夏亦瑶,她换上了他昨晚给她的衣服,没有昨日见到她时那般狼狈,男子这时才仔细的打量了她一下,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相貌脱俗清秀,杏眼薄唇,抑郁又空灵的美。

之所以说抑郁,是因为此时她的脸色不是太好,特别是那种很饿,却又忍着不说的模样,甚是好笑。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