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嫡女召夫 傲娇受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GL

更新时间:2020-08-09 20:02:31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嫡女召夫 傲娇受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GL 连载中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安魔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黎敬生,宿溪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是安魔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精彩章节节选: 观岚居的房门再次打开之时,杜仲和他的医僮走了出来。 黎敬生连忙拉住他的衣袖,询问周节妇的身体状况如何,需不需要开一些安胎养身的方...展开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免费试读

观岚居的房门再次打开之时,杜仲和他的医僮走了出来。

黎敬生连忙拉住他的衣袖,询问周节妇的身体状况如何,需不需要开一些安胎养身的方子。

杜仲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后来又从袖袋里掏出一张药方子扔给了黎敬生。

这之后,他就拖着自己的医僮匆匆忙忙地往观岚居外面跑。

医僮身上背着的药箱好似很重,不自然地往一边倾斜。箱面上装着的把手无意中挂到杜仲的衣角,令他的身形有些不稳,猛地一下踉跄着摔向走廊内侧的墙壁那边。

黎雀儿和孙妈妈等人刚好站在墙壁边。

他这一下摔过来,好死不死地正巧摔在黎雀儿的身上,把她吓了一大跳。

他许是摔得太猛,收不住力道,整个人像块石头一样僵持着无法动弹。

黎雀儿飞快地推他站好,推到一半,他的脚后跟又站不稳了,再次摔了下来。

第一次摔倒可以说是不小心,这第二次未免就太故意了些。更何况他脸上的笑容那么灿烂,完全没有尴尬和抱歉的意思。

孙妈妈发现事情不对劲,马上挤过来,代替黎雀儿作为他练习摔倒的垫子,紧接着又用胳膊肘格开他,厉声喝斥:“青天白日的,你连走个路都走不稳,是不是亏心事做得太多了!”

“是啊是啊,确实是很亏心。”

杜仲笑捂着心口,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医僮突感一阵恶寒,竟将自己身上一直背着的药箱丢到杜仲的怀里。照他刚刚弯腰驼背地背着药箱的样子来看,药箱分明很重。

可这一下丢到杜仲怀里,就像是丢了一个蹴鞠似地,丝毫感觉不到重量的威力。

不过医僮也没有去管药箱如此这般丢过来,会不会砸死杜仲,他丢完就跑。

杜仲单手拎着药箱,快步追了上去,两个人很快就出了观岚居。

孙妈妈一边狠瞪着他们的身影,一边将黎雀儿从自己身后扶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有没有被撞疼什么地方?”棠叶立马围过来,拉着黎雀儿的双手,仔细查看她身上是否有碰撞伤,又迅速替她整理好衣裙。

“没有,我没事。”

黎雀儿心不在焉地回答着,眼睛却看向厅门的方向。

门内,黎敬生正和周节妇共看杜仲留下来的那张药方子,全然不知自己的宝贝女儿刚刚差点被人压成肉饼。

孙妈妈懂得她的心思,便挽着她的手臂,将她往宿溪院里带。

“小姐,她现在身怀六甲,我们不跟她计较,让她去得意个够……”

黎雀儿并非计较周节妇抢走了黎敬生的所有注意力,她只是在想:杜仲那种隔空探脉的方法,真的能探到脉搏?还有,周节妇所说的隐情,到底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

自那以后,杜仲就没有再来过黎府。

黎敬生让人照着那张药方子给周节妇安胎养身。

药方子的效果非常好,周节妇吃得香睡得好,气色逐渐好看了许多,身材也比之前丰腴了些,终于有了一点当家夫人的富态。她的肚子也大了起来,而且是以肉丨眼可见的速度在增大。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她的肚子就大得和已孕四五个月的妇人一样。

黎家老太太欢喜得紧,认为杜仲探脉不准确,周节妇腹中怀得应该是双胞胎。

于是她老人家便自发去请德馨堂的梁大夫,想要他到黎府中来看一看周节妇怀的究竟是不是双胞胎,顺便确定一下胎儿的性别。

周节妇东拼西凑好不容易凑出五百两银子,才将杜仲打发走。

黎府的管家主事太精明,她这段时间已经很努力,每个月的月钱和补品费上面,她都作了手脚,却连五百两的本钱都还没有捞回来。

这下子老太太又要请梁大夫来看诊。

万一梁大夫不像上次那样好糊弄,非得要和杜仲分出一个高下的话,那她腹内空空的谎言岂不是会即刻被揭穿?

事到如今,她不得不做好让腹中胎儿落地小产的打算。

她依照之前计划好的步骤,派红衣去宿溪院里请黎雀儿过来。

红衣又一次被孙妈妈和棠叶二人拦在外面。

不等红衣说明来意,棠叶首先问道:“老爷已经说过了,小姐可以留在宿溪院里和我们一起用膳,不必去前面正厅跟你们拼桌子。不知红衣姐姐你今日过来,又有何贵干呢?”

“现下早过了午膳时间,我自然不是过来请雀儿小姐前去用膳的。夫人和三位小姐们在观岚居里做女红,怕雀儿小姐一个人呆在这里太无聊,便想叫她也过去凑凑热闹。”红衣答得非常和颜悦色,与前次来宿溪院时的态度相比,真是天上地下。

黎雀儿恰巧站在门前走廊上,看两个小丫环采摘院中快要萎败的花朵,听闻外面有人说话,就走到六角门洞边,探出头朝外面看了看。

院门之外的红衣眼睛利得跟刀似的,见着她的身影,立刻大声叫喊。

黎雀儿被吵得头昏,不得不走到院门边,问红衣过来所为何事。

红衣便把先前和孙妈妈她们说得那一套言辞又摆了出来。

黎雀儿婉拒道:“我不喜欢做女红,也没怎么费功夫琢磨过,绣的花面儿定然入不了二娘的眼,就不过去了。”

周节妇的落产大计还需要黎雀儿的帮忙,谁管她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红衣顾不得主仆礼数,拖着她的手苦苦哀求,说自己上上次过来请她没有请到,这一次假如又请不到,周节妇一定会很生气。

黎雀儿见她腆着脸笑得比哭还要难看,只差没有跪下来告求了,终是心软,答应跟她一起去观岚居。

孙妈妈和棠叶本想劝阻,但今时不同往日。

周节妇母凭子贵,与她多多往来,活络活络一下感情,总归也是好的。

一行人便走至观岚居外。

还没有进去,一个小丫环忽然惊惶失措地从里面蹿出来。

“怎么了,这般慌里慌张的,没看到小姐站在外面吗?”孙妈妈反应极快地逮住小丫环的发辫,将她拖到黎雀儿跟前,教训道,“没规没矩,还不快向小姐道歉!”

小丫环竟吓得眼泪哗哗直流,两手打颤地指着观岚居内,尖声叫嚷:

“夫人摔倒了,夫人她突然间摔倒了……小少爷就这么没了,没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