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乱锦妆》乱锦妆凤蒹葭君溯落 弱受 乱锦妆BG文

更新时间:2020-07-29 16:02:47

《乱锦妆》乱锦妆凤蒹葭君溯落 弱受 乱锦妆BG文 连载中

《乱锦妆》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乔梵音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凤婉,秦心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乱锦妆》的小说,是作者乔梵音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君溯落的神情让凤婉很满意,这时候凤婉娇滴滴地趴在君溯落的肩膀上。 “溯落哥哥是姐姐,我害怕。”君溯落皱眉,这凤蒹葭在凤府是怎么欺...展开

《乱锦妆》免费试读

君溯落的神情让凤婉很满意,这时候凤婉娇滴滴地趴在君溯落的肩膀上。

“溯落哥哥是姐姐,我害怕。”君溯落皱眉,这凤蒹葭在凤府是怎么欺负凤婉的?他对凤婉很深爱,主要是凤婉跟他的身世很相似。

这也就是为什么君溯落不喜欢凤蒹葭,凤蒹葭自然是看见了那个男人脸上的不满。

“他难道就这么讨厌我吗?”凤蒹葭眼眶里红润起来,她这么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一面。

身边的好友,搂住她的肩膀。

“蒹葭你何必为了那么一个人放弃了自己,你还有更好的路要走。别伤心了,要不我们换一家茶楼?”秦心柔询问凤蒹葭的意见,她摇摇头。

“心柔,不用了不是都已经习惯了吗?”凤蒹葭无力苍白的笑笑,她脸上的那股忧伤君溯落永远都不会懂。

换句话说是不想去懂,凤蒹葭跟秦心柔先上茶楼。她们吃得也差不多了,她们就下了楼。

说起这位五皇子君溯游,绝对是那种隐藏很深的人。他并不是表面上的平平无奇,相反他比任何一个人还要精明。

让人最无奈的就是他的身份,很不得皇上的喜欢。宫里的人都是当着他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但皇帝也十分的明白。

他众皇子中只有这五皇子君溯落跟大皇子君冥渊最出色,大皇子是贵妃所生。身份也尊贵,两个孩子的势力旗鼓相当。

他也很为难,有一点皇帝很满意。就是这五皇子为人很低调,在朝中也有一定的威信。

储君的人选,暂时还没有定。就看君溯落跟君冥渊,谁更能执掌这天下。

“心柔你说我们还再逛逛还是回府?”凤蒹葭挽着秦心柔的手臂,两人都曾一起上过战场。

这是不小的荣誉,年纪轻轻就为国效力。最重要的还是女子,巾帼不让须眉啊。所以就算凤蒹葭脾气再怎么不好,也没有人敢当面说她。

“我陪你,我要陪我家的蒹葭大美人好好散散心。”凤蒹葭笑了起来,秦心柔见她笑了也就放心了。

这傻瓜总算是笑了,还以为她在想那个不值得的男人。

“我想要忘掉他,可怎么都忘不了。相反凤婉真的讨人欢心,哪像我。”凤蒹葭只有在秦心柔的面前才会表现出自己的另外一面,秦心柔很心疼她。

“傻姑娘,是他眼瞎。你还年轻难免会遇见这种事情。好了!别想太多,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也只能这样。”凤蒹葭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秦心柔今日着了一身淡绿色。很清新,两人的容貌都是最绝色那一个。

“回去吧,我感觉有点累。”秦心柔拉着凤蒹葭又回到凤府,两人在门口分别。凤蒹葭刚踏进大厅的门,脸上挨了一耳光。

“啪!”

凤蒹葭觉得很莫名其妙,抬起脑袋看到了是凤正海。她红着双眼一言不发看着凤正海,怎么?

还有脸回来,婉儿是你的妹妹。你刚刚是不是欺负她了?

凤蒹葭不理会,反而看到了一个不是经常能见到的人。那分明是自己想念的人“君溯落,凤蒹葭不可思议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当着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打了这么一下,凤正海对这个女儿不是很喜欢。换句话说是很讨厌,她的娘亲始终不是自己的最爱。在他凤正海的眼里,真正爱的只有凤婉的娘。

“爹,女儿不明白您说的意思。我什么时候欺负凤婉了?说这话可要有证据,鼻子间一阵阵香味就扑面而来。凤蒹葭知道这个香味是来自于大厅院中间里的梅花,但这个时候并不是欣赏花的时候。凤蒹葭长这么大头一次被凤正海打,还是当着自己最爱的人面前。

这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的事情,凤蒹葭很不舒服。凤婉心里在想:“活该,你也有这一天啊。平时有凤家的人给你撑腰,今天凤家的人都不在。我看你能怎么办?”

君溯落从头到尾目光都只在凤婉的身上,就没正眼看过凤蒹葭一眼。凤蒹葭也感到了一阵的尴尬,这突然的一耳光让她猝不及防。凤蒹葭还想解释着什么,凤正海不给她任何的机会。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凤蒹葭很生气的出了大厅。

迎着香味前进,不一会儿一棵棵高大的梅树映入眼帘,梅花的花朵不大,但已经开了不少了。树杆上,树枝多而不乱,各色的梅花在树枝上竞相开放,它们姿态不一。

有的独个儿站在那;有的和别的花靠在一起,好像还没睡醒;有的簇拥在一起。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好像一只只蝴蝶正要展翅飞翔;还有的含笑怒放。只要有风吹过,枝头就会轻轻地随风飘动。

“启禀大小姐,宫里有旨意。请你速速进宫,具体是什么事情。来传皇上旨意的公公也片字未提!”凤蒹葭心腹绿萼说道!

这个时辰能有什么急事?凤蒹葭吩咐婢女为自己换好宫装,一身月牙白宫装典雅不失礼数。

“小姐马车已经备好了,我们走吧。”凤蒹葭点点头,就在凤蒹葭上了马车的时候。从凤府的大门里,走出来一个人。

是穿着紫色衣服的君溯落,君溯落的目光落在只剩衣角的凤蒹葭身上。

“她这是要上什么地方去?”君溯落甩甩头,她上哪儿去关他君溯落什么事?

“小姐,大小姐刚才出府了。但是不知道她上哪儿去了,要不要找人跟着她?”凤婉坐在秋千里,身边站着自己的婢女。

凤婉看了一眼旁边的婢女,不说一句话。凤婉却知道凤蒹葭是进宫里去了,她很受皇帝的器重。

皇帝一般很信任凤蒹葭,凤婉很清楚不能很快就把她除掉。得一步一步来,万事不能太着急。

“这事你不用管了,本小姐自有计划。不过在五皇子的面前,少提起凤蒹葭的名字。”

“是,小姐。”虽然丫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作为下人就是不能过问主子的事情。

婢女在一旁边回答凤婉的问题,边推秋千。凤婉的头发随风飘起,长长的裙摆往两边散开。

像一朵盛开的花朵,美丽极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