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两朵花》双生花 强受 两朵花诱受

更新时间:2020-07-27 12:09:06

《两朵花》双生花 强受 两朵花诱受 已完结

《两朵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敦义分类:都市主角:多劳,李四清

火爆新书《两朵花》是敦义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多劳,李四清,书中主要讲述了: 下午第一节课。语文老师姓丁,这位老师已经到了昨天就应该退休了的年龄,眼睛的近视程度从他戴的眼镜上就可以得出,有人怀疑那镜片是两个...展开

《两朵花》免费试读

下午第一节课。语文老师姓丁,这位老师已经到了昨天就应该退休了的年龄,眼睛的近视程度从他戴的眼镜上就可以得出,有人怀疑那镜片是两个鸡蛋壳。听说他读的全是“老书”,文化程度一栏上应该填的是“老书毕业”。越古的古文他越喜欢,每次吃饭前一定要背点古文,不管别人听不听。每逢高兴时,他一个人在那里也要之乎也者一通。他专教语文,数学题顶多能做到小学六年级打止。

丁老师这节课除了带上课本备课本粉笔盒外,还带了一个学生的一本作文本。他站在讲台上。一脸的高兴,比一个勘探队的队长发现了一个大油田的高兴还要高兴。他把一本作文本打开,用右手举起,在空中划了几个不规则的圆,有点像背古文似的说道:“同学们,当今时代,乃英雄辈出之时。然英雄并非皆居远处,每有近在眼前甚或潜于我等群体者。昨霄灯下评阅此文,不禁拍案叫绝,实为吾事教以来之未得。喜哉!可谓不亦乐乎……”丁老师摇着身子摇着头。几乎一字一摇。

同学们有似懂非懂的,而大多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以为他在念庆祝他的六十还是七十大寿的祝寿词,直到他开始把李多劳的作文作为范文念起来的时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前天老师命了《我在新的学习阶段》的作文题叫同学们做,李多劳过了一半时间还在走神他将来当了大队支书第一件事就是要修一条机耕路到双牛冲去的事,一看大家都在用心地做作文,他急了,突然记起一年前李四清给过他一本杂志,上面有一篇文章恰恰是《我在新的学习阶段》,凭着记忆,全文照抄。那是一个在高考中作文打了满分的学生在上大学以后的感慨和打算,李多劳除把“高中”“大学”改为“小学”“初中”外,其他一字不差地“复印”在作文本上。

丁老师在念到深处时,也是几乎一字一摇头。

神!大家的耳朵在听着丁老师的,眼睛却望着李多劳,有的甚至手掌于额前地向他敬礼,反正老师要透过那鸡蛋壳看这么远是不容易的。班里除了钱柳枝与李四清外谁也不知道李多劳在小学时的深浅。顿刻间,李多劳在这里就上了神位。

李四清像鸭子出水一样地晃动着脑袋,头发里似乎有虱子,不时的用手去搔一搔。他与这篇文章似乎有过一面,回忆之网在记忆的海里捕捞,一网又一网,怎么也捞不着,最后认为可能是幻觉。

钱柳枝却认为他可能有这么神,她知道多劳的脑子里不知装了多少东西,打出来像炮弹一样爆炸的东西不是没有,但对他这样还不到一夜就成名的惊人之举还是有点匪夷所思。

从学校到家,五里有余,放学的路上柳枝有意与多劳隔着一段距离。祖存没有考上初中,现在到了这冲里,绝不会有同学发现了,柳枝才敢恢复自今天上午数学老师宣布学校的那个决定起一直至小学时与多劳在放学一起走路的常态,三步赶上多劳,告诉了沈嫦娥和她说的那件不得了的事。

“那有什么问题,小学时候我们不是天天这样说的吗。”多劳漫不经心地回答她。

“高三不是有一个恋爱开除了学籍吗!”

“他那是恋爱呀。”

“嫁给你不就是恋爱吗?”

这一下可把多劳难住了,恋爱?听见过这个词,他没有追问过,怎么个恋法,他也不知道。然而柳枝提出过的问题他从来没有不回答过的,倒是这个问题使他手捏下巴,嘴里发出像蚊子在叫的“嗯……”

柳枝又追问:“我们一起寻猪草,砍柴算不算恋爱呢?”

“这个没事,是我们的爸爸妈妈叫我们去的,叫他找我们的爸爸妈妈去。”

“嗯。”

数学老师在宣布学校开除高三两个学生的决定的那一阵,多劳在假设他将来当了校长,就叫李四清来教数学,李四清嘴巴喜欢乱讲,不适宜教语文,谭新可以教体育,一句书也读不进的都可以当体育老师,那样就可以少发他工资……全班只有他没有集中注意力听开除事件的重大新闻,何况与他无关,也就忘了。一直以来,上课时老师说老师的,他走他的神。现在柳枝说起了开除的事,既然恋爱要开除学籍,既然说柳枝会要嫁给我算不算恋爱还搞不清,那未就要去封住李四清的嘴!要他把话收回去,一旦他和柳枝要开除学籍,就找他!

其实多劳下午的心情很不安,太不是滋味了。他压根儿没有想到丁老师会把那篇作文当作范文来念,而且那样摇摇摆摆的。当时教室里的情形像历史书上的战争示意图一样,几十双眼睛的箭头都对着他。他通身发热,差一点就要昏过去,双手交叠放在课桌上,头枕在手上,不敢去看任何人。既然老师说了他是英雄、天才,他一没上战场去杀敌人,二没有去救一个落水的儿童而自己牺牲,肯定不能算英雄,那么他是天才。下课后,本是一阵青蛙叫夏般的嘈杂,这会却出奇地静,仿佛无形中喊了一、二、三,几十双眼睛重新望着他,似乎在向这位天才行注目礼,又似乎要仔细审视他,他是不是也是横眼珠,直鼻头。继而大都改成笑脸,有着想要和他打招呼的欲望。如果说里面有嫉妒的眼光,那顶多只有百之一,这个班一共只有几十个同学,那么也项多只有一只眼睛是放的嫉妒的光。

他本想当场曝自己的光,但几次欲说而终又缺少点勇气,一身都软了下来。下课后总觉得像偷了一捆钱一样地不安,又等于这笔钱放在家里被人发现了反而大赞你会真发家致富,当时你没有承认这笔钱是偷的,事后再去发布这笔钱是偷的必要性就少了一些一样,终没有去找老师了。

现在他就考虑李四清是个后患,如何使李四清不去揭发,是当务之急。而柳枝说的这件事却又是去找他的麻烦,是剂反药。怎么办?他在想。

柳枝在问:“那么我们等会还一起去砍柴吗?”

“那个没事,说了是爸爸妈妈叫我们去的”

“明天早晨还是那么早我来喊你去寻猪草?”

“那当然。”

“我看李四清可能是因为离学校比我们近,他每天比我们到得早,我们明天早上少寻点猪草,早点到学校去,你要去找他,和他说说。”

多劳勉为其难地,本能地:“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