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下妻勿语》下妻物语女主角桃子最爱什么风格 LOLI 下妻勿语小白文

更新时间:2020-07-27 12:04:08

《下妻勿语》下妻物语女主角桃子最爱什么风格 LOLI 下妻勿语小白文 连载中

《下妻勿语》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思空静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那群,那一坛

《下妻勿语》由网络作家思空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那群,那一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方才我所说的你可记清了。” 道衍忽的抛下这句话,起身便想走。 刚 刚才他说什么了?! 我眨巴着双眼忽闪忽闪的望着道衍的背影...展开

《下妻勿语》免费试读

“方才我所说的你可记清了。”

道衍忽的抛下这句话,起身便想走。

刚.....刚才他说什么了?!

我眨巴着双眼忽闪忽闪的望着道衍的背影.....无语。

许是见我没答话,道衍回身望我一眼,见我那傻乎乎的模样,动作颇潇洒的敲着手中扇走到我跟前,道:“你看你,你看你,又走神了不是。”正当道衍提扇敲我的额际时,本人很有戒备的跳离他三丈。

“不错,不错,知道会闪了。”道衍婉然一笑,帅的一塌糊涂!

对他那美貌已有完全抗力的我,心里很不舒坦的白了他一眼,以示他不要动不动敲我额头。

忽然脑子里想着,这三四年跟着道衍学武,跟着何伯学业不精,那些知乎者也什么什么的学的不清不楚,含含糊糊的,是否就是他每日敲呀敲敲成这般的?!

归根结底,肯定就是这般了!

本人很不客气的给道衍扣了这么顶毒害大唐幼小栋梁的帽子。

喀?!道衍扬着那把很抢眼的金边折扇在我眼前晃了晃,就算是夜晚,那扎眼的金子光线还是深深的吸引了我的眼球,而道衍嘴里还在噼里啪啦的说着话,而我只听清了他收尾的那句话。

“为师要出行一段一时间,虽你剑术已有所成,但这些时日你还需强加练习,以防往后有备之需。”

我终于从他那把早已打了几番心思忽悠来忽悠去想搞到手却还是搞不到的金扇上恍回神,扯着道衍的白色衣袖惊愕道:“什么?!你要去远行?”

早就听说有些和尚会远行鸿扬道法什么什么滴,没想到这酒肉假和尚也想学那些仙游的得道高僧去远行。

敢情是否他那钱囊悲崔的不够他挥霍了?所以才与我说的那般好听的说去远行,其实是想去骗骗人家的斋钱!

再说了,道衍那点酒肉道行能行吗?能骗现在智商情商超水准的伟大大唐子民么?

唐三藏可能还行!至于他......他是去远行鸿扬佛法么?

每晚那酒肉.....飞了。方才望着道衍的背影我看见的便是那鸡鸭随着他身后叽嘎也想欢快远行扬着翅膀欢快的模样。

我便有些不依了.......。

“道衍道衍你不是吧,你要去哪?”我脑子里想的是每晚练剑后道衍与我把酒的那餐‘零食’,情急之下,我每每便会直言不讳的唤道衍名号。

喀?好像,我曾未问过道衍真实姓名?

“碧儿与为师每日待在一起的时间只不过是三个时辰,三四年了,虽平素里为师看不出你丫有什么尊师重道的行径,但看今日......。”道衍一只大掌扣在我肩膀处,低首嗓声略微发颤......不知那脸此时是什么神情?

不是吧,我只不过问下他去哪?他至于感动的神情黯然吗?

一道凉风趁着此情刮来,凉风飕飕,我不禁打了个凉颤。

“师傅.....一路走好。”

鸡鸭鱼肉也随你一并一路走好吧。

“你这身子骨还是不要太累才行.....”

喀!可以偷懒有一天没一天,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练剑!嘻嘻,好哇好哇。

“记得在外注意女人该有的淑女形象......”

这个嘛,往后真如嫁不出,就随你削发作为一名女和尚得了,妮姑奄不想去,随着你还过的更自得些。

“还有便是,不要将所有事全揽在身上,你那身子板扛不动太多。”

别说了别说了,再说就要舍不得你这和尚走了,身子板?抬眼见道衍的眼光落在我平板的胸前,当下我便明白他言下之意。

严重的营养不良才导致现在我搓衣板的前胸与如柴的身躯,弱小的可怜,连才十岁胖墩的小米都发育到有我的胸口处了身高了!听道衍嘴里那身子板,我便有些可怜兮兮自己来。

道衍倒自我感觉是我这做徒弟的太舍不得才会这么低头神情有些淡然无语。

“碧儿。”

“嗯,师傅。”我抬头望着道衍,才发觉他的神情比往常更庄严,眉眼肃目。半晌我接着道:“师傅可是有事交代?”

此话一出,道衍脸色唰的一下灰暗下来,闭目转身,好像在强忍着什么,隔了半会,好像强压下什么,转身便见他扬起平素里的可亲的笑容,“你只管吃好睡好就得了。”

怎么听起来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哦......那师傅,一路走好。”

又冒出先前那句送别话,好像脑子里除了这句就没别的了。

道衍一听,眉间一下子紧蹙成一座让人生畏的俊峰。

“师傅......早点回来。”与道衍耍了这般久的嘴皮子,其实是想他陪我多待一会,不知要多久他才能回来陪我谈天谈地、把酒嗑肉,此时便想他能多待一刻是一刻。

其实我想对他说,我是想念他的,不只是他那金边折扇与那酒肉。

没想,道衍忽的很没分寸一把将我这女徒弟揽入怀,轻‘嗯’一声后,味意很绝决的转身离开,再也没回头。

师徒告个别怎么好像从此俩人天地永隔,一去不复返的感觉,我呆木的立在原地,望着那在竹林小道上突闪一下不见的白色身影。

“这.....道衍搞什么?远行就选行呗,丢下徒弟不管就不管呗,即然还说那么让人纳闷的话,还丢给我一道这么让人郁闷的背影,耍帅是吧,你徒弟可是免疫力超强......”我一路低咕挥着手中道衍送我的承影剑有一下没一下的砍着绿竹往永良私塾......。

娑娑娑.....

被这突风而起的娑娑声惊的全身起鸡皮疙瘩,我提着胆大声道:“道衍道衍,你走就便是,还耍什么宝啊,你休想吓倒我。”

我想那娑娑声是道衍临走前耍的最后一道道别仪式,因为时常在练完剑在我回私塾的途中,道衍都会从中耍一个偷袭,以提高我的警觉。

脚步戛然而止,脑子里不知怎得就冒出道衍那句话,他说我的剑术已有所成,原来,他是明白的,明白每晚与他待在一起的叶碧儿是想让他宽心,让他把注意力从那一坛坛的酒上转移到他那貌似不争气每每开小猜的徒弟身上。

道衍,你这是要去哪呢?

今夜他突然冒出这句话,此时才刚走,心里就有些怀念他不是?

好歹人家也教你三四年了,偶而想念一下也是应该的不是。凭道衍那天下无敌的相貌与那强悍的功夫去哪也吃不了亏的,我这做徒弟怎就替他Cao心起来了,应该Cao心的是如何去挣银子回来让那般小家伙吃饱穿暖。我这般想着,便脚下提力穿过山林。

回到私塾,我趁着月色透过窗台看见小家伙们睡的安稳可爱的脸,会心一笑后,转身回房身手利索的将剑放好,掀被倒床便睡。

次日清晨,起惯早头的我见小米还在睡,便把她每日买早点的事给包了,将那一大包油纸包的包子放在桌上,看一眼那群小家伙们娃娃睡容,我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途中与去农园摘菜的刘婶李妈打了声招呼,便十万火急的入了城。

站哨的兵大哥与往常一样友善的朝我笑了笑,我也惯例的回了一抹笑意,飞毛腿的直冲入城。

貌似,我这招牌微笑成了入这道城门的通行证了。

街道上比方才我买早点时人要多了些,除了奚疏的人群之外,便是叫买的声音。

脚步在一幢两层楼轻纱飘扬华丽的屋前站定,双眼望着那紧关的大门嘴里一个劲的喘着气,如我所料,那丫丫的还在睡,但我也不指望她们当中有一个会起早头很好心的开大门让我进去。

所以,我习以为常的**了。

每次用道衍教我的功夫**或用轻功飞檐走壁去当跑腿传递东西时,心里难免感谢道衍一番。

可是很惭愧的,还是没有多余的银子买鸡买鸭孝敬他。

进入这大宅子,脚上手上随际一刻不停歇的忙活着......。

将那四张方桌拼凑成一张,动作利索的将饭菜整齐的打点好,便见一身大红裙纱头钗金光闪闪的红姨从二楼走过,她见我,手中纱绢抵鼻很妩媚的朝我笑笑。

“红姨,下来吃早点。”

红姨停下脚步双手搭在木栏上嘴角略带冲微笑颇有深意的点点头,轻应了声。

正待她下楼时,胭脂从身旁经过,伸着懒腰打着哈哈唤了声红姨。

“胭脂,你去把大家叫起来吃早点。”

胭脂懒散的拢了一把从肩处滑落的轻纱,噜噜嘴有些不高兴道:“哦,上完茅房就去叫那群懒猫。”

“胭脂姐,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香薄脆饼,要不你先来一块。”还没等胭脂那懒腰伸完,我拿起一块香饼就往二楼投去......

红姨见那块饼朝她脸上抛来,顿时脸上一慌,好的,她老当益壮的身子一个轻盈,闪了开来了,那饼便朝她身后的胭脂飞来......

我敢想像那热乎乎的新鲜出炉的饼打在脸上......油腻腻的......定不好受。

“啊......碧!”

碧字才刚落下,正巧,那饼被胭脂卡在了嘴里,那模样像叨偷吃了的小猫,花容失色本该就乱的那头长发,此时更乱了。

“碧儿,你想要我命啊!”

红姨没开口,她倒嚷嚷起来了。

胭脂那嗓声是远近闻名的,一声狮子吼,便能惊动到皇宫城墙边去。

她此时对我这声吼叫,正好达到了红姨要她叫醒众妓子们起来吃早点吃完接客的心意。房门通通吱吱呀呀全开了,一个个披头散发比胭脂还糗的模样直嚷着出什么事了。

胭脂见她们一个个因一声吼叫从床榻上爬起来了,便没心没肺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嘴里还气喘着表达着红姨的旨意:“红妈要我叫你们起床吃早点,你们.......你们,起来了就好,就好!!”笑着说完,捂着肚子把那块饼抛红姨上茅房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