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秋风袭人》秋风袭人夜难眠图片 小说目录 秋风袭人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20-03-26 04:04:52

《秋风袭人》秋风袭人夜难眠图片 小说目录 秋风袭人章节目录 连载中

《秋风袭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张亦峥,黄平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杜晓轩,吴总

完结小说《秋风袭人》是张亦峥,黄平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杜晓轩,吴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父亲的劝阻,并没能让杜鹃放下心中的块垒。她决定以记者的身份做一个吴北 上公司帮助农民工的采访。她没有电话联系,直接就去了建筑二公...展开

《秋风袭人》免费试读

父亲的劝阻,并没能让杜鹃放下心中的块垒。她决定以记者的身份做一个吴北

上公司帮助农民工的采访。她没有电话联系,直接就去了建筑二公司。办公室主任听

了她的来意,以吴总的安排没有这个事项为由拒绝了她的采访。送她到办公室门口的

时候,她站住了说:“麻烦你转告你们吴总,说这个记者是杜晓轩的女儿。”

她刚刚回到报社,那办公室主任就打来电话,说吴总现在就可以接受她的采访。

有一部尾号是三个6的奥迪,就停在他们报社大厦门口。是接她的。

吴北上的办公室算不上豪华,但算得上足够宽大。这与这位统率万名员工的总

经理身份十分搭配。这是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沉沉的脸上写满了威严,特别是那种

居高临下看人的目光,竟逼着她在领她进来的秘书出去后,也不由地学着秘书的样

子,叫了一声吴总,又慌忙加上两个字“你好”。男人仔细地端详着她,嘴角向上

翘了翘,算是一种浅浅的微笑,说:“你也好。以后就不要叫吴总了。叫我吴叔叔就

好了。”

她说:“是。吴总。”

那个男人这才真正笑起来,说:“应该是,是,吴叔叔。”

这话让她感到一下就拉近了他们的距离,生出一种莫名的亲切。吴北上一直握

着她的手,久久不松开。要是别的异性这样握着她的手,她会感到十分别扭。但这个

男人没有。因为他的目光和蔼亲切;他的手掌传递着一种温暖和厚重。倒是吴北上感

到了长久握着她的手有点儿失态,为了掩饰,便不住说:“跟你母亲一样漂亮,真是

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落座后,吴北上亲自给杜鹃泡了一杯茶,说:“尝尝,说是明前龙井。我也不懂。

要是你觉着好喝,这个你就拿去。”说着,把那茶叶罐推到杜鹃手边。

杜鹃说:“还是您自己留着喝吧。我很少喝茶。”

吴北上说:“那就给你父亲带回去。插队那会儿,我们就冲薄荷叶当茶喝呢。你

爸妈都还好吧。好多年都没见了。都怪我,这些年就瞎忙了。冷落了你们呀。”

杜鹃说:“前几天回了趟老家。就是你们插队的那个村子。乡亲们还念着你的好。

说是你给他们找活儿干,他们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吴北上说:“当年,我们在村里没少偷鸡摸狗,祸害了老乡,现在想起来还惭

愧。所以要是今天能给村里人做点啥,也是应该的。将功补过罢了,根本就不值一

提呢。”

杜鹃飞快地在采访本上记着吴北上的话,还不时插话说:“要是当过知青的企业

家都能像您这样还惦念着老农民,记着是老农民在他们最无助的时候接纳了他们,在

他们有能力回报的时候,帮助老农民,那社会就会温暖许多。”

吴北上不时点头,表示赞同。在采访的时候,杜鹃不知为什么没跟吴北上说她

回村的原因,只字没有提到姥爷的死。采访结束的时候,杜鹃像是无意似的随便问

问:“村里的工程队还在你们公司吗?你在村里时就认识黑娃吧?”

吴北上说,土方工程早就完了。他们又去了哪儿,他也不知道。至于黑娃,他

们插队时,他走得早,黑娃那时还很小,就没什么印象。

杜鹃这趟忙活还是没能打探到黑娃的下落。但她心里还挺兴奋。吴北上并不像

父亲说的那样让她感到冷漠。相反,却带给她一种天然的亲切感。

杜晓轩的店有个很好记的名字,叫存真坊。在潘家园古玩市场里头。市场挺大

的,分出许多条巷子。巷子两旁都是古董商铺。商铺有一间门头的,也有两三间门

头的。还有人干脆就在商铺门前的地上撂摊。什么古陶、古玉、首饰、铜镜、明清瓷

器,就跟菜市场菜品一样,让人眼花缭乱。任人拿起来,翻过来调过去,仔细察看,

褒贬评说。一般是看的多买的少。来自全国各地的文物贩子云集于此。杜晓轩起家的

时候,这里还不像后来这样繁华。他没有像那时期的大批知青那样,削尖脑袋去安

置办找一份稳定工作,却蹬着三轮,满世界寻找旧报刊。文联机关、出版社、文艺团

体,市场经济,观念转变,人事更迭,清理废旧物资,更新办公环境,但凡听到这些

单位有点儿风吹草动,杜晓轩就义务帮忙。帮人家搬家,帮人家修理损坏的家具。人

们常常见着这个热心的小伙子满头大汗帮他们忙来忙去,也不要工钱,心里过意不

去,就让他带走那些破烂书报和字纸。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眼中的这些破烂儿,在这

个小伙子眼中就是还没有开垦的金矿。他坚定地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些破烂儿会

送给他丰厚的回报。小伙子早就从父亲嘴里知道了,乱世黄金盛世文玩字画亘古不变

的硬道理。当年,父亲是京城有名的古玩店伙计。从他手里经过的文玩字画珠宝玉器

不计其数。而父亲常常把自己的见闻和儿子分享,这让儿子从小耳濡目染,对古玩有

一种天生的认知和喜爱。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民间收藏市场如同雨后春笋般复苏

时,杜晓轩苦苦等待的机会终于到了。重要的是,他抓住了这个机会,并且乘机而

上。他从那些破纸堆里淘出了郁达夫、巴金、沈从文的几页手稿,换来他生意场上的

第一桶金,开了他今天的古玩店。

因为不是周末,店里有点冷清。水儿从保险柜里,小心地拿出比较贵重的玉器

和铜器。桌上铺张老帆布,珠子、手镯、鼻烟壶、旧怀表、青花瓷,种类繁多,琳琅

满目。地上也铺张老帆布,信札、旧报刊,还有一些线装书,说是明清善本。别看他

的店不大,但给他带来的经济效益,远不是一个手机店能同日而语的。到了周末,可

谓人头攒动,打着电筒看货的、辩论货之真假的、低价捡漏的、天价打眼的,让你在

这里见识了世间百态。

水儿跟杜晓轩说,周边的几家店又进了仿青铜器,价高得吓人,但还是有人买。

说是时兴这个。都是当官的买。花上不到标价的两三成,发票开得比标价还要高。听

说是拿这些假货去还人情。有人给他们送钱,他们怕将来被人查了受贿罪,就拿这些

假货回赠送钱的人,万一有人查了,他们可以说,礼尚往来,早就还回去了。

说到这儿,水儿说:“有个词叫什么来着?”

杜晓轩说:“洗钱。”

水儿说:“对。就是这词儿。谁都知道古玩真假难辨,价钱也是说不清的事,正

好浑水摸鱼。”

杜晓轩附和着说:“就是。秀才人情半张纸,一尺字画百两银。”正说着,他的手

机响了。放下电话,他告诉水儿,他得去看件货,中午饭别等他了。

杜晓轩不是喜欢撒谎的人。但他还是撒了谎。他不是去看货,是去见黑娃。他

不想让水儿,特别是女儿杜鹃掺和进来。

电话是村主任打来的。从发现巨款到谋杀的说法,杜晓轩的心一刻也没平息过。

他知道他的岳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占便宜不够,吃一点亏都难受。村里没有敢招惹他

的人。他那些阴损歹毒的招数,令人意想不到且防不胜防。比如,他会装神弄鬼,让

你全家晚上不敢出门;还会让你家牲口莫名其妙走失。等你发现时,这些牲口正在别

人的地里大快朵颐,嚼着人家的麦苗或者玉米。于是,邻里纠纷,闹得不可开交,他

却成了不可或缺的和事佬。人们相互结怨,却还感激他从中调停。他跟人借钱买酒,

从来不还。到后来,全村都没人肯借钱给他。杜晓轩知道,丈人天棚顶上那好几十万

绝不是好来的。可要弄清是从哪儿来的,他就必须找到黑娃。但北京那么大,到哪儿

去找呢?他就给村主任挂了电话,让村主任帮着找找看。现在村主任来了电话,说黑

娃就在北京西郊的一个小工地。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无论这件事是怎么开头的,

结尾都会伤着女儿。

杜晓轩赶到那个正在建造的垃圾填埋场,黑娃显然没有料到。见已经避之不及,

就只好硬着头皮招呼杜晓轩喝上两口。两人一人一瓶啤酒,对着吹起喇叭来。

黑娃一口气灌下去多半瓶,才把瓶口从嘴上移开:“你别听我那败家老婆满嘴跑

火车。这婆娘没事闲的就爱搬弄是非。没有的事,她都能说得有鼻子有眼。你可千万

别当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