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晋末逐鹿》秦末逐鹿 Size Queen 晋末逐鹿娘受

更新时间:2020-03-26 00:04:19

《晋末逐鹿》秦末逐鹿 Size Queen 晋末逐鹿娘受 已完结

《晋末逐鹿》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滨城小道分类:历史主角:司马雪,司马元显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滨城小道原创的历史小说《晋末逐鹿》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司马雪,司马元显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晋室从八王之乱后,为夺皇位,司马氏族亲间相互残杀,已是司空见惯,一朝天子一朝臣时,血洗朝臣,更是叹为观止,司马元显如今一付趾高气...展开

《晋末逐鹿》免费试读

晋室从八王之乱后,为夺皇位,司马氏族亲间相互残杀,已是司空见惯,一朝天子一朝臣时,血洗朝臣,更是叹为观止,司马元显如今一付趾高气扬的小人嘴脸,司马雪能看的懂,但她目前最想明白孝武帝暴毙的真相。

夜静后,司马雪换上一套暗色紧身衣,趁着夜色直奔灵堂而去,因为亲哥哥司马德文今夜守灵。

司马雪修习太玄诀已至空之境界数月,体内灵力盈盈流转,在夜色掩护下一纵一掠间。普通宫中守卫连影儿也看不清,几个蹿跃之间,便已奔到灵堂。

“德文哥哥,我来了。”

“妹妹夤夜前来,有何急事?”

“哥哥,今天我想去求见皇太妃,却被司马元显挡住去路,去太极殿见安帝哥哥更不允许,”司马雪将白天的事儿大约讲述一遍,口气一转,问:“妹妹想问,安帝哥哥和咱们会不会有性命危险?”

“暂时没有危险,皇叔目前只掌控建康城内外。”司马德文低声说:“但皇叔的亲信荆州刺史王忱已故,如今荆州刺史殷仲堪是父皇的人,最重要的是,建威将军王恭掌控北府军,便驻扎在镇京口,四大士族之中,王、谢、桓都不会同意皇叔废帝变天。”

“王国舅我熟,小时侯他常抱我。”司马雪顿了顿,问:“荆州刺史殷仲堪是个什么样的人,靠的住么?”

“一只眼的瞎子,信天师道,天天手持拂尘,蛮似当世名士的模样。”

“哥哥,我问这人靠不靠的住?”

“哥哥岂能保证他靠不靠的住,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人绝不可能和皇叔走到一起到是真的。”

“那可不一定吧。”司马雪忧虑道:“你的岳丈大人原来不也是父皇的宠臣么,听人传闻,他眼下在极力巴结皇叔父子?”

“唉,不一样的,荆州刺史殷仲堪手中有兵权,在荆州控甲数万,和一名京官大不相同的,京官手中没兵权,就象浮萍一般,必须要依附于人。”

“哦,原来这样。”司马雪略为安心,说道:“王国舅的北府军好象很厉害,神爱姐姐和他是一族中人,想来他不会和皇叔同流,来加害父皇一族中人。”

“恩,王将军乃当世名士,以忠正耿直闻名于世,他只要不倒,安帝大哥便不会倒台。”司马德文肯定的说道。

谢玄归隐后,威震天下的北府军一直由王谢士族中的王恭掌控,就在建康以东数百里的镇京口驻扎,安帝皇后王神爱便是王氏一族。

“不是还有皇太妃么,难道她不会保护咱们吗?”

“父皇在时,皇太妃便一直偏护皇叔。”司马德文无奈道:“如今父皇已驾崩,皇太妃更不会帮着殡天的父皇,来为难在世的皇叔,但若是皇叔要血洗父皇一系,她老人家多半是不会同意的。”

“哥哥。”司马雪不甘心,又说:“张贵妃神秘失踪,父皇殡天不明不白,难道我们做子女的,竟要装聋扮哑,不闻不问?”

“皇权之争,一切靠实力说话。”司马德文叹息道:“妹妹,我司马氏数代帝位更迭之际,便要有大是宗亲的人头落地,妹妹听哥哥一句良言,以后谨言慎行,否则怕有杀身之祸,一个弄不好,咱便如张贵妃一般神秘失踪。”

“皇叔乃咱们亲叔叔,难道还会加害咱们不成?”

“妹妹莫非忘了,自晋武帝登帝至今,数百年来,司马氏被砍落的人头中,大半便是被自家人斩下的。”司马德文森然道:“父皇已然驾崩,皇叔当家,咱的家没了!”

“家没了?”司马雪心中一片冰凉,自孝武帝去世后,皇太妃一直是心中最后的希望,司马德文的话,清清楚楚的把最后的希望打破,以后的皇宫生活,一切变得冰冷迷茫。

“妹妹,来给父皇上柱香,快回去安静呆着。”司马德文看看司马雪,对这个从小任性的妹妹放心,便加重语气认真的说:“以后少说话,一切听旨行事,在这深宫中,莫明其妙失踪一二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包括你和我。”

“咱俩失踪了,也没人管?”

“要看谁让咱俩失踪的,这么说吧,如果那天哥哥我失踪了,妹妹你千万不要管,因为你管不了,能让我失踪的人,定然也能让你失踪。”

“嗯,”司马雪顿时不寒而栗,点了一柱香,麻木的给孝武帝上香行了礼,与司马德文辞了别,一路上失魂落魄,依着原来的路要返回自己居室。

远远路过太和殿时,“哒、哒、、”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在黑暗中响起,随着脚步声隐隐传来一片灯火,司马雪连忙掩身藏匿在宫墙阴影中。

“中将军,你慢点,脚下可有点黑。”火把摇曳中,竟然是司马元显与王国宝带领一队兵士执灯而过,朝着太极殿方向而去。

“这么晚了,他们要去太和殿中干什么?”司马雪狐疑的望着司马元显一伙人的背影,想了想,给自己打气道:“太玄诀空之境界的灵力虽无大用,但对付司马元显这个毛头小子还绰绰有余。”

太极殿巍峨雄伟,如一只亘古的巨兽,蹲在夜色中,仰望着天空。

殿墙用大块的秦砖堆彻,殿内大梁,都是由谢安亲自挑选自梅山的巨木制成,雕龙刻凤,司马雪潜入大殿之内,纵身跃上大梁,藏身暗中等侯司马元显前来。

大殿中四角柱子上燃有灯火,景物一如往前,殿中一侧的木架之上,架有司马氏历任相传的太阿剑,还有一双孔子穿过的鞋履,司马氏自建朝后,太阿剑与孔子履象征文武之道,一直被存放在太极殿中。

太阿剑,威道之剑也。

古楚国欧治子大师,以九天玄铁千锻百炼而成,楚王曾以血祭之,后被献于秦始皇,始皇帝常佩带身侧,故又名秦阿剑。

剑刃锋锐无比,沉发可断,削铁如泥,剑体青芒缭绕,镌刻篆体“泰阿”二字,晋室历代太子在周岁时,都要将太阿剑与孔子履放在一起,任其抓选,以判断太子未来治国的文武之道,每年的春秋祭典均要佩带太阿剑,象征权力与君威。

殿外“嚓、嚓,”脚步声中,司马元显与王国宝走进殿来,司马元显径直走上殿前帝座边,大摇大摆坐于帝座之上,王国宝落在后面,认真将殿门轻轻关拢。

“中将军盔甲鲜亮,居帝位之上,赫然似帝王临朝!”

“《左传》中曾云;周子有兄而无慧,前朝杜预注解说,不慧谓之白痴。”司马元显拍了拍椅子扶手,道:“我那白痴安帝哥哥日日居此位而不知饥饱,实是暴殄天物。”

“中将军莫急,只要诛了镇京口王恭与荆州殷仲堪两厮,孝武帝在朝外便无掌兵之人。”王国宝献谄道:“朝内那群只会耍嘴的士族文官,不足为惧,这帝位迟早还是你来坐的。”

司马元显道:“不然,江南三吴旧地,土族豪门林立,家家族中有粮有兵,若一个不慎,让他们拿得道义上的口实,定会弄出大事来。”

“中将军见解非凡,不知中将军有何妙计破之?”

“诸士族之间,表面一团和气,内里都在算计本族利益,朝廷若太过强大,他们便会抱团对抗,朝廷若丢个桃儿下去,他们马上会抢桃儿内斗。”

“中将军天姿聪慧,一语中的,眼下咱先干什么?”

“庙堂中事急不得,需要慢慢等机会,眼下需看好朝中和后宫不要出错,免得落人口实。”

“诸位皇子均按着琅琊王的要求,轮班守灵,并无异常,相互间也无走动串联。”王国安又说道:

“只有公主殿下常吵闹着要见皇太妃。”

“甭搭理她。”司马元显道:“她眼下不自量力而已,等过了伯父丧期,让白痴下诏,把她嫁入谢氏即可,只是以前嫁过去是个公主,如今嫁过去是个草鸡,迟早她会晓得厉害。”

“以前是公主,如今是草鸡?”司马雪气的浑身哆嗦,指甲都剜进肉里,数次想跳出去,痛打司马无显一顿,但想起司马德文的劝诫,硬硬忍住了这口气,强烈的刺激之下,心中也暗暗承认司马元显的话也颇有道理。

上次出嫁谢府,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大晋公主,如今再嫁过去,已变成一名长公主,虽算不上草鸡,但名份绝不如以前,何况经自己逃婚一闹,谢氏族人如何看待自己,尚难预料。

“本将军早晚要手持太阿剑,号令天下。”司马元显走到一侧的架子边上,伸手将太阿剑取下来,“唰”一声抽出剑刃,殿中烛火一暗,一抹青芒璀璨辉映,一股桀骜不驯的上古威严登时在殿中弥漫。

“中将军少有大志,可喜可贺,此剑本是司马氏族传之物,以后由中将军佩带,符合天意。”王国宝连忙吹拍。

“要佩带此剑,尚需数年时间,最少要先诛了王恭。”司马元显又把玩了一番太阿剑,才恋恋不舍将剑放回架上,带着王国安出殿而去。

司马雪悄悄溜下横梁,站于帝位之前,伸手轻轻触摸帝座,心头一片痛楚和迷茫,孝武帝刚刚离世,已被司马元显称为草鸡,乌衣巷中,陌生的谢氏府中人会不会也将自己看成道边苦柳?

此后一连数日,司马雪再也不吵闹着求见皇太妃,只将自已关在房间中,细细擦试房中的每一件物品,李姨娘百般体贴询问,司马雪却惜字如金,不肯多说一句话。

《晋末逐鹿》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