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到现代大唐》穿越到现代大唐 机器人瓦力 直人 穿越到现代大唐GAY吧

更新时间:2020-03-09 04:03:26

《穿越到现代大唐》穿越到现代大唐 机器人瓦力 直人 穿越到现代大唐GAY吧 已完结

《穿越到现代大唐》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机器人瓦力分类:都市主角:王鸣,陈乐瑞

《穿越到现代大唐》为机器人瓦力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皎洁的新月当空照,照耀着都江堰泼寒庆典,月夜扰不了人们的玩兴,反是增添了醉人的朦胧。明天还是假期,这个良宵会有很多人游玩到天明。...展开

《穿越到现代大唐》免费试读

皎洁的新月当空照,照耀着都江堰泼寒庆典,月夜扰不了人们的玩兴,反是增添了醉人的朦胧。明天还是假期,这个良宵会有很多人游玩到天明。

庆典场地里热闹非凡,到处仍有各种游艺、游戏,引得游人们如织流连。

其中一伙笑闹的少年男女正是《包青天》剧组的众员,傍晚时的赛唱竹枝最后以女方队取胜,因为小果果想起自己是女的,变节了。吃过晚饭,他们就入场游乐到了现在。

这时走到了一处供游人角抵的地台斗场。角抵是源起先秦、兴于大唐的竞技,又叫角力、相扑。

在围了几圈的游客叫喊助威中,场上的一对选手分出了胜负,周围欢声爆起。

“哈哈,我来!”陈乐瑞跃进了斗场,接过裁判递来的一杯烈酒饮尽,就几下把上衣脱掉扔走,露出一身精壮的少年肌肉,朝同伴们大喊:“谁来一战!”

“飞鸣!”卢惠晴大叫,长孙无渝点头:“飞鸣!”飞鸣是何等身手高强!

众人顿时都喊了起来,少女们拉拉队般:“飞鸣,飞鸣!”妮芙也喊着,灼灼的眼神满是期待。

卧……!王鸣之宁愿独唱歌曲了,这天寒地冻的就几度,会死人的啊。

他咬咬牙,壮起胆气的走进斗场,也接过一杯烈酒饮尽,立时浑身火烧一般,也几下把上衣脱走。最近经常骑马打球,在家还骑骑马机练习,这身肌肉还是能见人的。

“好!”游客们一片喝彩,少女们纷纷亮目看清楚点,帅气!卢惠晴笑得很猥琐,想摸摸。

工作人员以鼓槌敲了场边的悬鼓一下,咚!

“啊啊!”王鸣之和陈乐瑞冲向对方,像是两头公牛,没多少章法可言,互相抓着要摔倒对方。

孟贲古冶两相搏,强者角抵在必得。今番对阵显身手,他日三军勇报国!

两人的角斗引起场边叫好阵阵,几个老爷子感慨着自己年少时,几个孩童期盼着自己长大后。

与此同时,长孙无渝、妮芙等几个少女悄悄地拿过场边提供的水囊,突然对着王鸣之洒泼起来!她们发出一连串清脆开心的欢笑!

“卧啊……”王鸣之的后背被泼了个正着,激冷得整个人跳了跳,身上又热又冷的,已经又被她们泼了一波。趁此机会,陈乐瑞抓住他一甩,他立时被摔倒在地台上……

“我赢啦!!”陈乐瑞高兴地又跳又叫,随即就被众人一顿当头泼寒,“啊!”惨叫。

在他们之后,其他少年轮流上场,皇甫颖和朱乔这两位少女也上去摔了一场。赢的是朱乔,然后对上了妮芙,被妮芙几下手脚就嘭的放倒了。

“我还没出力呢!”妮芙举起双手,朝着沸腾的观众们大吼,娇容凶煞,“我还没出力呢!”

王鸣之算是见识到她的武力值了,不由咽了咽口水,好猛。

离开角抵斗场后,众人继续嬉闹着游乐,一边走一边行飞花令。这是一种酒令,最简单的了,玩法是对令人所对的诗句要有个“花”字,并且格律相合,花字的位置也有规则,比如顺序下去。

“花开堪折直须折!”陈乐瑞开头喊道。行令可以用前人的诗句,也可以自己即场创作。

“落花时节又逢君!”皇甫颖指向他,陈乐瑞大笑。这两人眉来眼去很久了。

“去年花里逢君别!”李和尘大声,接住了。

“江水江花岂终极!”妮芙念道,瞧了王鸣之一眼。

“年年岁岁花相似!”程舟继续为男方接住。

“出门俱是看花人!”长孙无渝清声,想都不用想。

“一日看尽长安花!”王鸣之想到了,立即高声。

众人顿时一通笑闹的大叫,完成了完成了!一轮飞花令!而且联起来的意境不错!

笑声未停,卢惠晴又开头了:“花落知多少。”王鸣之灵光一闪就叫道:“宫花寂寞红!”这是元稹一首名诗的句子,接着就是“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我说你念通州司马诗吧!”长孙无渝随即打趣说。众人顿时又一通大笑!

“那你对啊!”王鸣之叫嚣道。

“一鸟花间鸣。”长孙无渝想都不用想。卢惠晴她们更是笑得东歪西倒,李白的,对得好!

众人行着飞花令,嬉闹中又到了一处热闹的游戏档,木射,纷纷停下来要玩。

王鸣之瞧着眼前的景象,这货不是保龄球!

“木射”产生并兴盛于大唐,就是扔出地滚球去撞击远处的十五根笋形小木柱。

这些木柱分红柱和黑柱,柱身标上字,红柱: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黑柱:慢、傲、佞、贪、滥。击中红柱得分,击中黑柱扣分。

“我先来。”长孙无渝饶有兴趣地走出,卢惠晴给了老板钱。长孙无渝抓过一个现代材质制作的木射球,走到木板球道前站定,帅气的姿势,甩球!

碌碌碌,木射球顿时在球道上滚了前去,划出一道潇洒的路径弧线,啵嘭一声!

看客们只见那边中间的一片红柱倒下,并没有触到两边任何的一支黑柱,厉害啊。

“我来试试。”王鸣之以前打保龄也是好手嘛,差不多的,现在没有原力戒指了,要有多好。他抓过一个沉甸甸的木射球,快步走到另一条球道前就甩了开去,小尾指拉弧!

众人望着,妮芙尤为紧张,啵嘭!就见木射球撞飞了左边的两柱黑柱……

“罚饮!”众人齐声。

王鸣之从老板手中接过一杯度数很低的清酒,咕咚地饮尽,然后又一杯,“手气问题,再来!”

众人轮番上阵比拼,赢者威风,输者饮酒兼买单,都大笑不已。当他们欢闹中离开这个木射档,男男女女的脸容上,皆有点酒红了。

这庆典场中,百姓们哪个不是越玩越起兴。又有泼寒胡戏巡游了,赤膊男人们头戴苏幕遮,跳着浑脱舞,一声声军士吆喝。陈乐瑞这家伙,也跳了开去混在其中,向众人笑打招呼!

走着走着,他们又遇到一帮小打棍在吵闹。“来来来,球仗借我们!”,“别惹我们动手!”他们就是欺负小孩啊,夺过小打棍们的月仗,就在江边这片小空地,打起了步打球,又是一场欢闹。

夜色更深了,玩得都有些饿,一行人就到附近食档买了些酒食,再到江边一处草地席地合食。

不管是什么身份来历,他们欢声笑语,觥筹交错,唐人饮酒必行令!这回要行更复杂的人名令。

“行什么啊!”王鸣之比他们少熟悉这个世界一千二百多年的人名,行人名令不是找糗吗,他跃了起来,真是玩疯了,扭身跳到了陈乐瑞前面,“来来来!”

不行令了,打令!

此时,他是明白了为什么如果打令惨遭拒绝,要成大仇。

“哈哈哈!”陈乐瑞立即扔掉酒杯,起身与王鸣之对舞起来,双手摆动,双脚踢!

两人跳得实在是太差劲了,除了让大家拍地狂笑,实在是不忍直视。

“你们走开,我来!”妮芙忍不住了,起身舞动。王鸣之两人乖乖坐了回去。

众人的笑声顿时变为欢呼声,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妮芙一开始跳起胡旋,秀发飞舞,纤腰似是随风的柳絮,那华丽的舞姿,使月夜都为之失色。

有舞岂能无歌。长孙无渝站了起来,手上举着一杯酒,示意大家看看旁边滔滔的都江,她开声唱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这下子,气氛被彻底引爆了,众人不约而同地高呼,李白的《将进酒》!在座谁人不会唱呢。

妮芙继续一边旋舞,一边接过唱道:“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卢惠晴站起身,仰头一口把酒水饮尽,再向众人倒置酒杯示意杯中已空,“莫使金樽空对月。”

李和尘、皇甫颖、魏煦君等人纷纷起身,争声笑唱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长孙无渝也把一杯酒饮尽,一边健步急行起胡腾,一边指着王鸣之、陈乐瑞几人,呼唱道:“岑夫子,丹丘生!”

“将进酒,杯莫停!”妮芙、卢惠晴、程舟他们争声大唱。

此情此景,谁人不狂豪呢。王鸣之再度离席起身,啸唱道:“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明月的照映下,十几位少年少女都已经在边舞动,边笑唱,还争相去添酒仰头痛饮,“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唱着唱着,妮芙的右手握住了王鸣之的左手,长孙无渝一见就抓住王鸣之的右手,而右手握住卢惠晴的左手,陈乐瑞、皇甫颖、李和尘、任玉……

众人挽手连袂起来,在这月下江岸边,踏歌行!那些酒具食具,回头再收拾吧。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他们高唱中,往前面踏步走去,哒哒哒哒,“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夜幕,星月,路灯,照亮着江岸边到处欢宴的百姓。老人,孩童,年轻人,一张张欢快的笑脸。饮酒,行令,歌舞,不分老少,很多人在踏歌,而且将会一直踏歌到天晓。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李和尘、朱乔、杜妮芙、王鸣之、长孙无渝、卢惠晴、陈乐瑞、皇甫颖……

一众年轻人互互笑视,畅快到了极点,一边踏行,一边朝着夜空,齐声地啸唱出最后一句:

“与尔同销万古愁!”

《穿越到现代大唐》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