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照临四方》照临四方曰明什么意思 by弥有初 照临四方GAY吧

更新时间:2019-11-04 04:06:46

《照临四方》照临四方曰明什么意思 by弥有初 照临四方GAY吧 已完结

《照临四方》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弥有初分类:仙侠主角:谢浔,谢临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照临四方》的小说,是作者弥有初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驾,驾,驾。”浔阳江边的官道上,两匹骏马飞驰而过。 马上一男一女,男子威武不凡,女子明媚动人,但是若是仔细看那女子,便会发现其...展开

《照临四方》免费试读

“驾,驾,驾。”浔阳江边的官道上,两匹骏马飞驰而过。

马上一男一女,男子威武不凡,女子明媚动人,但是若是仔细看那女子,便会发现其气血亏败,面色带黑,只是在脂粉遮掩之下,旁人难以轻易看出罢了。

而那男子只右手持缰,左手搭于腹前,散发出一股血腥气,定然是受了伤。

女子突然道:“洪哥,你有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

男子侧耳细听,片刻之后,道:“有,应该是江边传来的。”

女子声音有些虚弱,颤巍巍地征询其意见,道:“要不,我们去看下吧。”

男子思索片刻,点点头道:“也好。”

两人循着啼哭声走到江边,发现草丛之中一个赤*裸的婴儿正哇哇大叫。

“谁人竟这么狠心,连衣服也不给这孩子穿一件,便将其扔在路边。”女子轻道,面露愤然之色。

“洪哥,要不我们将其收养了吧,正好洵儿他……他……”女子说到这,泪流不止,哽咽起来。

男子面露悲伤之色,良久之后,叹了口气道:“好,就叫他谢浔吧,把洵改成浔阳的浔,也不要说是我们俩收养的,就当他是真正的浔儿。”

东风几过,光阴流逝,又是二十年过去,三月三,江陵,谢府校台,莺飞草长,春光明媚。

三月三乃是上巳节,时人多借此时踏青游春,流觞曲水,欢宴宾朋。

谢家是武林世家,武乃立家之根本,故借此春光烂漫,惠风和畅之际考校尚未加冠子弟的武功。

名为考校,实为比试,一来省时省力,二来激发族中弟子好胜之心,免生懈怠之意,三则磨砺武技,增加实战经验,将来行走江湖也不至于弱了江陵谢氏名头。

而这次考校,谢浔又毫无疑问得夺得了头名,他原本武功就比同龄诸弟子高出一线,如今又先一步,进入了入窍境,自然更无对手。

此时虽然日近黄昏,可春色非但没有因此减弱,反而平添了几分妩媚风情。

谢浔本欲叫了大兄家的谢临出去小酌,岂知谢临大叫道:“十二叔武功大进,我们做晚辈的也是高兴的很,如此大喜之事,十二叔不表示表示?大家说是不是啊?”

其实这谢临与谢浔差不多年纪,俩人从小一起长大,自是极好的伙伴,而在场诸弟子虽都比谢浔年岁来的小,可最多也不过三四岁的的差距,平日大家也是把谢浔当作同辈看待,哪儿有什么做晚辈的自觉。

“对啊,十二叔请客!”“十二叔,醉仙楼!”诸弟子听了谢临的话,顿时热闹起来,跟着起哄,要谢浔请客吃饭。

谢浔虽略有无奈,但也不无不可,便笑道:“既然侄儿侄女们都这样说了,我这当叔叔的也不好小气了,走,醉仙楼,不醉不归”。

他也一口一个侄子叔叔,心道既然你们非要用辈分来架我,那我也要把这当叔叔的便宜占了。

醉仙楼位于江水之旁,涛涛江水,连绵向东,自古以来多有文人墨客,迁客骚人在此登高远望,抒情感怀。谢浔一行人于顶层包了一个雅间,看夕阳荡着碧波,绿水映着青山,饮酒赋诗,更兼有人舞剑助兴,觥筹交错之间倒是好不快活。

在座都是习武之人,且都内力不俗,换句话说,都是海量之人,虽是陈年美酒,却也醉不倒他们,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谢浔端起一杯酒站起来道:

“感谢大家的祝贺,在座除了十三弟,都唤我一声叔,不过我可从来没把你们当作晚辈看待,想来你们也没把我当作长辈过”说完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众人也是哈哈大笑

谢浔一边往杯中倒酒,一边继续道:“既然大家都在,借此机会,我还有件事要说。“

“想必大家都知道,我谢家子弟到二十岁之后便要游历江湖,算算日子,我也马上就二十岁了,我谢氏以武成家,以义立业,却不拘于儒生俗礼,这加冠之礼,向来都是不操办的,而是二十岁当日便离开家门,游历江湖。“

”三月初八,便是我闯荡江湖之时,以后再见,恐怕不知是何时何地了”谢浔言罢,一杯酒便又仰头饮尽,此时河风自窗口而入,其衣袂飘飘,端的是潇洒豪迈之极。

谢临端着酒杯站起来,笑道:“又不是生离死别,十二叔何必如此唏嘘感慨,你不过先走一步,我六月便来寻你,你到时候可要在这江湖上闯下大大的名头,免得我寻你不得,来,我再敬你一杯。”

“就是就是,十二叔先替我们去探探路,以你的武功,这天下哪里去不得,你定要多做那行侠仗义的好事,将来我们行走江湖也好借着你的名头蹭吃蹭喝。”人群中一个姑娘顺着谢临的话头道。

众人也皆随声附和,之前的离愁别意被冲淡不少,场面又随即热闹起来。

推杯换盏间,月牙已上柳梢,众人皆是微醉,陆续有人离场,待到最后,杯盘狼藉之间只剩谢浔谢临二人。

“十二叔,我们也走吧”

“好”

二人下的楼来,顿时精神一振,连酒意都散去不少,原来只见那大堂中间坐着一美丽女冠,身着素色道袍,头发高高扎起,面色白皙红润,一双眸子炯炯有神,端的是精神爽利,但见其举杯小酌却如同行云流水,隐有出尘之意。

谢临一时竟看得痴了,若不是谢浔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他,他便要从楼梯上摔一跤,出个大大的丑。

谢浔虽未如谢临般失态,内心却也是震惊不已,他二人自不是没见过美丽女子,论容颜之美,那风尘之中不输此女者大有人在,便是他谢家,也能找出一二个。

论英气爽利,他谢氏的姑娘更是不遑多让,说飘逸出尘,虽则少见,那坤道院中的高功大德自是个个不差,不过那些高功女冠皆是修行数十年之辈,纵然道家清净驻颜有术,却也不似这女子年轻貌美。

如此女般集诸多气质于一身者,他倒是头一回见,虽无媚态,但其美丽却更动人心魄,君不见,那大堂之中不管是掌柜还是伙计,江湖豪客或是儒生公子,都在偷偷打量这女冠。

谢浔心道:“这女道不知从何而来,看她容光焕发,双目炯炯有神,举手投足之间自有说不出的韵味,想来也是武功高强之辈,这般气质的女子也只有那名门大派才教的出来,可天下道观皆以剑法见长,行走江湖却不带兵刃,这又是哪家门派?”

他心中疑惑,脚下却不停留,拉着谢临便要朝那女子走去。

这般风采的女子,若不结交一番恐怕要后悔终身呢。他自小听的武林故事皆是如此,初出茅庐的少侠,打尖住店或者荒山野外,总之就是闯荡江湖之时路遇同样闯荡江湖的美丽女子。

从此便结伴而行,惩奸除恶,联手谱写了一幕幕江湖传奇,最后两人隐居,膝下儿孙满堂,江湖上只留下他们的传说。他谢浔虽然还没有开始闯荡江湖,但是也快了

“说不定这就是我江湖传说的开始”他暗自喜道。

岂知谢临比他更加心急,挣脱了他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过去,满脸笑容,对着那姑娘抱拳道:

“姑娘,在下谢临,乃是这江陵城中人士,我一向对这江湖之事向往的很,萍水相逢既是缘分,不知可能与姑娘小酌几杯,说说那江湖逸事。”

谢临心道我江陵谢氏也是江湖上首屈一指的武林世家,名满天下,这姑娘听说我是谢氏子弟想来也会给我几分薄面,只要起了个话头,便可趁机结交一番。

可惜这美貌女冠就连这点机会也不给他,却是看也不看谢临一眼,道:“那可要让公子失望了,我不是江湖中人,也不知道什么江湖逸事。”言罢,又端起酒杯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如同泉水叮咚,让人听着好生舒服,可是这话的意思,却是使人难以靠近。

“可……”谢临还要再说什么,那女道却终于抬头瞥了他一眼,可就是这淡淡的一瞥,却让谢临不寒而栗,如同置身冰雪荒原,一哆嗦,后面的话全都说不出来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