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泼猴》大泼猴什么时候播出 女王受 大泼猴圣水

更新时间:2019-11-03 04:11:28

《大泼猴》大泼猴什么时候播出 女王受 大泼猴圣水 连载中

《大泼猴》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甲鱼不是龟分类:仙侠主角:贺洲,如来佛

完结小说《大泼猴》是甲鱼不是龟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贺洲,如来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当夜幕又一次降临的时候石猴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狠狠地吃下一堆猴群孝敬过来的水果,然后用树藤和扇叶包扎好自己的伤口...展开

《大泼猴》免费试读

当夜幕又一次降临的时候石猴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狠狠地吃下一堆猴群孝敬过来的水果,然后用树藤和扇叶包扎好自己的伤口。

利用间隙,他还大了个便。

说起大便这档子事又是让他心悸,没有厕纸,唯一能用的只有叶子。而大多数的叶子由于过于光滑无论怎么擦都擦不干净,无奈之下他只能使用了一种带有细小绒毛的叶子。

结果,自然是菊花残了。

想到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要一直使用这种东西来解决不由得让石猴更加痛心疾首,想念以前的生活。

这仙,当真是不修不行啊……

接下来的几天如无特殊需要他都坚决不离开那个树洞,老老实实呆在树洞里养伤的同时他又开始遥控指挥猴群追击老虎。

那追击的办法可谓十分有效,想靠砸水果砸死老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他可以饿死老虎!

被分成十组的猴子们昼夜不停地袭扰老虎,同时到处广播老虎的动向。这样一来老虎没到,猎物却已经跑光了。

不堪滋扰的老虎无奈之下只得向花果山外围没有被树木覆盖的区域跑去。

俗话说虎落平原被犬欺,老虎这东西就适合生活在树林里,到了空旷地带,身上那层毛皮是何等的鲜艳啊。大老远地猎物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不至于完全找不到食物,但挨饿却已成为必然。

昔日的山林之王如何受得了这等委屈,它很明白这一切都是谁在背后搞鬼。于是,几次月黑风高的夜晚老虎杀回去试图擒贼先擒王。

不过,石猴也不是吃素的,在生死存亡面前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整个树林都安插了他的岗哨,往往老虎还没到他已经躲到树洞里了。

更何况养伤归养伤他也没闲着,树洞不多那就自己挖!他指挥着猴子猴孙们开始用石刀在大树根部挖起了专门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藏身之地。

如此一来,整个树林都变成了他的堡垒。

当然,百密也有一疏的时候,特别是当执行任务的下属是一帮不靠谱的猴子的时候。

它们有可能在站岗的时候睡着,可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跑去嬉戏,可能在撒泡尿之后就忘记了吩咐下来的事情……总之,对于这帮猴子来说什么奇葩事情都可能发生。

为此,石猴好几次都身临险境,神经时刻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到了晚上更是噩梦连连。

本身远离文明,风餐露宿的生活已经让石猴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而穷追不舍的老虎更是让他的精神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

从这个角度来说,老虎的反骚扰也并不是毫无建树。

这俨然已经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谁先撑不住谁就输了。

就这么折腾了一个月,一个月后精神抑郁的石猴伤势痊愈了,而老虎却已经瘦骨如柴,远远看去说是只病猫也不为过。

随着体能的消耗,老虎不得不将更多的精力用于平地上艰难的狩猎,越来越少踏足树林,似乎已经有意结束这场没完没了的战争。

不过石猴可不这么想。

“你还要杀了他?可是他已经五六天都没有来偷袭了,何必呢?”

“它必须死!我要把它架起来烤了吃!”石猴顶着一对浓浓的熊猫眼,近乎癫狂地嘶吼道:“那家伙一天不死,我就一天睡不着!”

金丝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她忽然发觉眼前这只猴子的报复心不是一般的强。

直到数百年之后,当有人问起石猴他这一生当中所遇到的让他记忆最深刻的对手是谁的时候。他的回答不是如来佛祖,不是玉帝,更不是杨戬。而是这只连名字都没有的老虎。

这是他一生中最漫长的生死挣扎,留下的是永远无法忘却的心理阴影,也造就了他狠辣的行事风格。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食不果腹的老虎更加虚弱,处于癫狂状态的石猴则已经掌握了包括爬树在内的所有猴子的生存技能成为一只称职的猴王。

最后的决战打响了。

石猴在自己的身上捆上遮羞的芭蕉叶,带上好不容易弄成的坚实木盾,别着石匕首,领着一众装备了削尖了的木棍的猴子浩浩荡荡朝着老虎所在的地方进发了。

在一个狭长的山谷里,这对死磕了两个月的生死冤家又一次碰面。

见到老虎的瞬间,猴子狰狞地笑。

见到的石猴的瞬间,老虎却已经彻底绝望。

“非要这样吗?”它问。

石猴没有回答,只是挥手让手持长棍的猴子方阵推进。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这就是回答了。

老虎咧开了嘴,浑身的毛发都竖起,疯狂地对着猴群咆哮,一只猛兽垂死的挣扎确实让人头皮发麻,但却没办法让猴群后退一步。

对于这只神奇的猴王的信任已经压倒了对老虎的恐惧。这场持续两个月的战争最终以猴子胜利告终。

金丝雀永远都记得当天的场景。

石猴亲自上阵,他咧开了嘴疯狂地咆哮,通红的双眼布满了血丝,脸上青筋暴露。

几个月来的压抑被彻底释放,他像一只彻底的野兽一样Cao着石头将奄奄一息的老虎的脑袋砸成了肉酱还不解气,又将老虎的尸体插起来烤熟了吃。

这是石猴一生中唯一一次吃肉,足足让他拉肚子拉了七八天只剩下一层皮才缓过气来。

从芭蕉叶堆成的卧榻上缓缓爬起来的石猴以为接下来就是衣食无忧的幸福日子了,他可以慢悠悠地着手准备到哪里去找须菩提祖师。

很可惜,事情还没有结束。

众所周知在动物的世界有“领地”的概念。身为“领主”的老虎死了,自然会有新的位于食物链顶端的肉食动物顶替“领主”的位置。

又是一个月后,“新的领主”来报到了——一只金钱豹。

这让本来准备好好修生养Xing的石猴精神再次处于崩溃的边缘,虽然已经有了对付老虎的经验,但身形稍小并且会爬树的金钱豹显然没有老虎那么好对付。

最让人绝望的是,即使费精千辛万苦再次击败了这个新领主,依旧会有其他的肉食动物接替它的位置。这意味这战争将没完没了,击败旧敌人的结果不过是引来新敌人。

好在这只金钱豹并不是很有兴趣招惹数量众多并且相对团结的猴群,这使得石猴有了片刻的安宁。

不过这种安宁也是极其短暂的。

半个月后的一天夜里,猴群里的一只刚长成的小猴子失了踪,而石猴则在金钱豹的窝里找到了半个还沾有碎肉的头盖骨……

看到那头盖骨的瞬间,石猴忽然有种整个世界都崩溃了的感觉。

“这根本就是一场没完没了的噩梦!噩梦!”他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猴群的神经紧张到了无以伦比的地步,警戒网被拉开,因为无法完全信任那帮不靠谱的猴子猴孙,石猴不得不每夜起来数次查岗,有时甚至因为找不到站岗的猴子而自己顶替。

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猴群还是会隔三差五地出现失踪人口,而后在金钱豹的窝里找到残留的肢体……

他开始试着反击了。

很可惜的是,金钱豹的动作极其敏捷,滋扰起来根本无法起到好像对付老虎那样的效果——对于这豹子来说,过来滋扰的猴子便是最好的猎物!

一个闷热的午后,这只金钱豹趴在大树上隔着猴群远远地对着猴王露出诡异的笑容,那笑容好像一颗恐惧的种子一样深深埋入了石猴的心底,生根发芽。

无数次,石猴梦见自己在睡梦中被咬开喉咙,血拼命地流。这种无时无刻都存在的死亡威胁再一次让石猴濒临崩溃的边缘……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这畜生简直把我们当羊群了!”石猴撕扯着绒毛站在树顶咆哮。

可又能怎样呢?

那帮二愣子一样的小猴子能帮上忙吗?

终于,来到这里才四个月脚跟都没站稳的石猴不得已将目光投向了大海。

“你要出海?”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金丝雀惊得尖叫起来。

“我要去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找菩提祖师求仙学道。”

“西牛贺洲我去过,可是什么灵台方寸山……这鬼地方我听都没听过!”

“我记得你说过在游历的过程中曾经遇到过被称为‘仙人’的人,只要找到他们,肯定就知道了!”

“那你怎么渡过这片海呢?连南瞻部洲的人类都无法渡过这片海到达这里。”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向导,海上最怕的是迷失方向,而我有你!”石猴坚定地说。

“我什么时候答应陪你出海了?”金丝雀气鼓鼓地叫了起来。

对于这种说法金丝雀万分鄙夷,但最终却还是被捆上了石猴的战车,或许是因为石猴闲来也会哄她开心的缘故。

她喜欢石猴插到她头上的小野花,喜欢石猴说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鸟儿。

很快,石猴发动了所有的猴子帮他做出海前的准备,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

对于这帮远离文明没有任何工具的猴子来说,要砍伐树木运到海边编制一个木筏都是极难的,何况石猴要的可不是一个小木筏那么简单。更糟糕的是,在整个准备的过程中他们还要时刻提防来自金钱豹的威胁。

整整三个月昼夜不停地赶工,他们才最终完成了张六丈见方的大木筏,看上去摇摇晃晃地……一点都不靠谱。猴子甚至感觉一个打浪打过来就能将它拍翻。

可这些都是猴子啊!还能指望他们做得更好吗?

就在这期间,又有四只猴子不幸被金钱豹咬死。猴子连那残缺的躯体都不忍去看。

他能怎么样?弄死豹子?

这里的动物虽然不及人类聪明,却也都个个比寻常动物精明得多。

况且,就算搞定了这只豹子,还会有下一只。这根本就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